工资涨了,为啥你却变得更穷了?

摘要:作者:孙骁骥。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骥观天下”(jiguantx)最近,某招聘网站发布了2017年的就业与收入报告。报告显示,今年秋季,全国37个主要城市的白领平均招聘月薪为7599元,比去年上升

作者:孙骁骥。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骥观天下”(jiguantx)

最近,某招聘网站发布了2017年的就业与收入报告。报告显示,今年秋季,全国37个主要城市的白领平均招聘月薪为7599元,比去年上升。其中,北京、上海、深圳三个一线城市,工资排名全国前三排名,平均薪资分别为9900、9365、8666元。但工作岗位竞争非常激烈,平均三十人竞争一个岗位。

不过,笔者并不打算讨论所谓的“大城市薪资排名”这类话题。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社会平均薪资这些年持续上涨的现象。

按道理说,薪资上涨原本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也不知各位有没有一种感受。那就是:工资越上涨,自己的感觉却变得越穷。似乎生活没有因为工资上涨而改善,反而变得更糟糕了。分析这背后的道理,或许有助于小白领们突破个人的财富瓶颈,找到财富增长的动力。

一,大学生的职场竞争,不过是在“争当穷人”

在“薪资排名”发布的同时,最近的朋友圈也流传着另一个图表:“中国小康家庭标准”。这个最新的标准把小康标准设立为“年收入36-50万”。也就是说,每个月至少要有3万以上的家庭收入,才有资格称之为小康。

以一个三口之家来说,两个劳动力来算,平均每个人的月收入至少要有1.5万元,才能勉强称为“小康家庭”。北京、上海、深圳月入不到一万元的大学毕业生,显然距离3万元月收入的小康基本条件相差甚远。而如果从全国标准来看,七千多元的工资标准更是难以达到小康家庭的标准。大部分人,仅仅以工资收入水平来看,都可以被归类为年入10-36万的“贫穷家庭”以及年入5-10万的“贫困家庭”。

换句话说,这些奋斗在北上深的职场新人,以30比1的激烈竞争淘汰对手之后,自己拿到的薪水不过是“贫困阶层”的水平。奋斗折腾半天,原来大家都在争当穷人。

工资收入虽有增长,但大部分人的感觉自己变穷,背后原因其实是因为收入增长的不平衡。

当社会财富增加的时候,社会中的不同阶层财富增加的数量和速度不一。简言之,越是上层阶层,其财富增加越快,越是中下层,其财富增加的速度越慢

首先,我们以去年为例。据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的工资增加最多的行业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长9.3%,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增长9.7%,教育业增长11.9%,卫生和社会工作业增长11.9%。相反,全国的平均工资只增长了5%。我们仅仅从工薪阶层的收入增长来看,不同工种的收入增长可以相差2倍左右。

其次,除了这种因工种不同造成的收入差距,更大的差距来自于经济景气以及社会财富分配规则。据统计,私营单位职工平均工资要比非私营单位要少,仅仅相当于其工资的63.4%。

这种现象显然是由于私营企业在去年开始急速萎缩,国有资本和公营企事业单位壮大,造成了不同性质的企业之间资本实力的增减。最后反映到人力成本的支出上,便是私营企业的工资收入显然不如国营。

第三,再往大了想一想,处于企业中不同地位的人其收入差距变大的速度更快。而这样子的收入差距已经不再是可以完全被统计数据囊括的。因为从账面上来看,中高层人员和底层的打工者收入差距不算特别大,这是由于为了实现避税,做给税务部门看的。

实际上,社会中层以上的人士有大量不会被计入统计数据的“灰色收入”,这些收入类别五花八门,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资本获利。

比如一个公司里边,假设一个基层员工每月薪水2千元,此人可以为公司生产1万元利润。即使这个人把生产的利润提高到2万元,但他的工资也仅仅会略有增加,不会有绝大的增幅。

而高层管理人员除了工资以外,还有额外的资本权力。假设有1%分红权,那么一个底层员工创造出的1万元财富中,他就可以分到100元,如果有100个基层员工就有100万总利润,管理者至少可分到1万元。简单来说,这就是经济的规模效益。

目前,收入在各个层面的差距扩大早就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并且这种差距也如经固定化,被人们默许接受。换言之,社会的利益已经深度的板结化、凝固化。因此,打工者越累越穷,占据资源节点的管理者不做事也能挣钱,这已经是目前所谓的利益格局。

我们常说中国的传统是敬老尊贤,其实就是尊重既定利益格局的意思。这是悠久传统,不可能被改变。

如今的年轻人总是妄想凭借一己之力“干掉中年大叔”、“干掉中层管理者”,殊不知社会利益关系网中的最关键节点多年前早就被大叔们牢牢占据,根基牢固、利益无限,又怎可能被后生晚辈轻易撼动?年轻的你喝完微信微博上的成功学鸡汤以后,回到公司拼命竞争、玩命加班的结果,无非使你进一步成为了打工阶层中的贫困阶层。

二,两次财富大洗牌,让白领们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不过,工薪阶层和职场新人也不是一直都这么悲催,薪资收入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有如此悬殊的差距。事实上,我们的社会在近几十年里边经历了重大的两次财富重新分配,最终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第一次财富分配,造成了人们工资收入差距激增。

这个过程大致来说从1980年代开始,直到2008年终结。根据统计,中国的国有单位就业人口从1978年到21世纪初期呈现直线下降的趋势。与之相对,私营企业的就业人数直线上升。1978年国有单位就业人口占总数78%,到2002年已经下降到59%。在这之后,这个数字很快下降到低于50%。到2008年,非国有职工已经占据就业总数的60%以上。

表面上看,此举是为了搞活经济,从让私营单位职工收入提高,有意令国有单位职工收入减低。实际上,私营企业无非是创造了大量的“底层收入”的职位,解决就业问题,但是这和提高普遍收入,并无直接关系

中国所谓的市场经济,另一层核心含义就是“双轨制”,也就是说,什么部分完全开放市场、什么部分自己独占,都是有讲究的。实际上,在大量低收入的私企之外,一直都存在着超大型的国有资本和企业,它们所占据的行业都是与经济增长的热点息息相关的。

虽然总体就业者中,私营经济的部分提高了。但是据统计,从1978年到2008年,包括采掘、电煤水、交通仓储、金融保险、社会服务业等几大重点行业的就业者中,国有单位数量大大高于民营企业,其实际收入也大大高于私营企业。

此“双规制”格局就成了以下现象:不同行业的工资增长差距巨大,公私企业之间的员工收入增长差距巨大,独占资本类行业的管理层收入与普通员工收入差距巨大。这种薪资类收入的差距,是财富大洗牌的第一阶段。

第二次大洗牌,发生在2008年以后,体现为非工资收入差距激增。

受到美国次贷危机影响,中国在2008年以后也是百业萧条,很难再指望仅仅依靠传统的工资收入增长而实现财富的飞跃了。于是,依靠大量发钞的经济强刺激计划应运而生。

根据当年的华尔街日报,中国广义货币供应量的增长在2009年和2010年上半年占GDP的比重高达近40%,中国试图模仿美国的《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方案》,借助于新增货币来一个强势的经济触底反弹。

可是,在一个赌博性与投机性极强的社会里,向市场投放天量货币、模仿美国的刺激计划的唯一结果,就是画虎不成,反倒造成两大经济弊病。其一是资金大量进入房地产行业和地方金融平台以及钢铁煤炭等等产能过剩行业,第二是直接造成了经济脱实向虚,工资收入增长远远低于投机性收入。

在第一次财富洗牌过程中获利的人,此时已经占据了相应的重要社会资源。那么,在经济全面投机化的第二次财富洗牌浪潮中,占据较高商业地位的他们,也意味着占据了金融信息链的高层乃至顶层。

而众所周知,投机市场的财富分配是依照信息链的分配完成的。金融的杠杆效应和信息的不对称,使得在第一次财富洗牌中大获全胜的人,在第二次洗牌以后又彻底的赢了一次。相反,在财富链和信息链底端的人们只能望钱兴叹,逐渐认命。

就这样,白领的工资经过两次财富大洗牌,彻底算是白领了。

三,你的工资增长,只能说明通胀更严重了

白领们可悲的工资单,告诉人们:单纯依靠提高个人工作效率,提高单位生产率从而实现财富积累的办法,完全不可行。纯粹依靠努力使劲,就想成为富人,这只会被证明是黄粱一梦。

你也许会自我安慰:无论如何,大家的工资都涨了啊,虽然不多,每年5%以上的增幅至少可以让我每个月多下几次馆子吧。从这个角度看,生活幸福指数也是有所提高呢。

穷奇是不可怕,但如果有这样的惰性思维,或许才是最可怕事实。老话说,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如果因为自己工资增加了一点点就不去思考未来的风险,这将会把人置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过去,白领们的财富可以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现在,随着中间收入往下掉,底层收入往上走。“比下有余”的现实逐渐在被改变。

最近官方公布,过去5年,中国平均每三秒就有一人跨过贫困线,但却没有说需要多久时间才有一个人跨过富裕线。这说明啥?从货币理论的角度来看,只能说明通胀严重,即使是普通人手里的钱也会无端端变多。并且,由于人民币的严格汇率管制,扭曲市场价格,使得这些多出来的人民币并没有大幅贬值。因此,社会所有人的名义财富,都增加了。

收入最少的人脱离贫困线,无非是这个货币现象带来的一个副作用而已。

用经济学术语表述,这也就是所谓的“菲尔普斯曲线”。菲尔普斯曲线给我们灌输了一个观点,工资增长、通胀与就业增长是同步的,因此通胀是经济景气的标志。不过,这个菲尔普斯曲线只是“局部真理”,只对于劳动力市场起作用,并不能表示资本市场的运作。

虽然在底层的劳动力市场,菲尔普斯曲线的规律是存在的,但是在中上层的资本市场,根本不存在这个曲线。存在的唯一规律,即是通过哄抬资产价格的办法来获利,在资产价格泡沫形成后,再以实体经济投资的方式来转移泡沫。这才是通胀和工资增加的唯一原因。

简单来说,整个过程就像洗淋浴。一个全身肥皂泡的人冲走泡沫的过程中,肯定是金融的头部先被干净的水源淋到、冲走泡沫和污秽,其次被洗干净的是颈部、胸部、腹部、腿部、足部……越往下的部分,获得的泡沫和污秽越多,越不容易洗干净。

工薪阶层集中位于经济体的脚部,平时干活最累、保养最少,但偏偏洗澡时收获的泡沫和脏水最多。当位于头部的金融阶层已经彻底洗白的时候,足部的打工者正踩在泡沫和污水中,脏得不得了。

以此来看,你微薄的工资有所增加,仅仅是因为带着肥皂泡的脏水流到脚部了,如此而已,和你认真努力工作没有毛线的关系。真没啥值得开心的。

最后还是要说点解决办法,否则大家不乐意。一个人怎么从经济体的腿部往腹部、头部爬升,以后少吃点肥皂泡呢?其实说起来并不难。只要你认清了中国经济就是一个绝大部分穷人为极少数土豪打工的经济,你就有可能顺着社会阶梯向上爬。

简言之,土豪的需求在哪里,资本流向就在哪里,也就是所谓的“风口”。但土豪并不傻,其复杂的需求也需要你反复去思考揣摩。实际上,在所谓风口的背后,生财之道一是“搞概念”,其次是“走流量”,而无论概念还是流量,背后的核心都紧紧连接着人的周期性的欲望和需求。此处恕笔者不能言明,但顺着这个方向去思考择业就业,总是会有个圆满答案。

目前中国的财富分层,正在从一个正态分布的“金字塔”型过渡到一个顶层和中间极小,底层巨大的形状。直观的来说,有点像是在一个橘子上插一支铅笔。大部分人都位于橘子的里边,每天被使用铅笔的人各种榨汁,直到光荣退休。在职场上,是被人榨汁,还是榨别人的汁,两者必居其一,就看你怎么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