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不应忘却“明斯基时刻”的伤痛

摘要:近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十九大一个会议上介绍如何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时表示:“如果经济中的顺周期因素太多,使这个周期波动被巨大地放大,在繁荣的时期过于乐观,也会造成矛盾的积累,到一定时候就会出现

近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十九大一个会议上介绍如何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时表示:“如果经济中的顺周期因素太多,使这个周期波动被巨大地放大,在繁荣的时期过于乐观,也会造成矛盾的积累,到一定时候就会出现所谓‘明斯基时刻’,这种瞬间的剧烈调整,是我们要重点防止的。”

所谓“明斯基时刻”是以美国已故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命名的一个新经济概念,简单地说就是指经济体中隐藏的风险突然全面暴露,资产价格暴跌,导致大范围违约。其实,这也正是一种金融“灰犀牛”现象,即“明斯基时刻”引发金融海啸之前,人们对慢慢滋生并扩大的金融风险习以为常,不加防范,最终引爆金融危机。

而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就是“明斯基时刻”的最好写照,此次金融危机源于美国并席卷欧盟和日本等世界主要金融市场,其祸根就是次贷危机,所谓次贷危机就是信用度低、还款能力低的贷款者没有全款购房能力而借助银行贷款,一些银行为追求高收益向信用程度较差和收入不高的借款人提供贷款。随着美国住房市场的降温尤其是短期利率的提高,次贷还款利率大幅上升,购房者还贷负担大为加重,这种局面直接导致大批次贷借款人不能按期偿还贷款,银行收回房屋,却卖不到高价,大面积亏损,引发了次贷危机。

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虽过去了整整10年,给全世界留下的伤痛或许人们渐渐淡忘,但无论如何引爆金融危机的深刻教训不应被忘却:

首先,金融监管必须跟上金融创新的步伐,遏制金融业走向歧路的任何企图,给防范“明斯基时刻”再现以有效药方。次贷危机之所以在美国爆发,它不是偶然的,是与金融创新与自由化任意放开与金融监管失灵的结果。自上世纪80年代初里根政府执政以后,美国一直通过制定和修改法律,放宽对金融业的限制,推进金融自由化和所谓的金融创新。同时,美国国会通过《加恩-圣杰曼储蓄机构法》,规定储蓄机构可购买商业票据和公司债券,发放商业抵押贷款和消费贷款,甚至购买垃圾债券。90年代后,进一步废除了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允许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展开全面业务竞争,推动了各类金融机构开始过度冒险,显著降低风险约束,并大力开展包括房地产抵押贷款证券化在内的各种业务创新;加上会计、评级等中介机构在劣质资产证券化过程中的推波助澜,使得“有毒”资产持续泛滥。显然,金融自由化之后,监管制度缺陷及能力降低是引爆全球金融危机的重要诱因。

其次,经济发展的着力点应始终放在实体经济身上,截断经济泡沫化的各种途径,给防范“明斯基时刻”再现以“祖传秘方”。世界历次金融危机都是经济泡沫化的结果。美国次贷危机也不例外,为推动经济增长,美国政府鼓励寅吃卯粮和疯狂消费,推行自由主义经济学理论,试图通过消费促进生产和经济发展,把奢侈消费当着促进生产的重要推力,这是一个极其错误的经济政策。另外,从本世纪开始,美联储为了应付高科技泡沫破裂,长时间采取扩张性货币政策,将联邦基金利率降到了历史性低点;这让充裕的国际资本大量流入美国,使得美国的长期资金利率保持在极低的水平。超低的利率导致了美国房地产抵押贷款市场的过度繁荣及泡沫化,当遇到银根状态逆转时便迅速破裂而引发金融危机。因此,唯有采取正确的货币政策,才能防止泡沫生成和破裂,有效化解金融危机。

再次,必须牢固树立经济始终是金融基础的道理,扼住经济金融化倾向,给抑制“明斯基时刻”再现以有力“武器”。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的另一重要原因在于对金融衍生产品大规模出现和迅速发展缺乏正确引导和有效控制;金融创新本身没有错,对刺激经济和繁荣金融起到一定作用,但关键是当金融产品的创新越来越脱离实体经济时,大量资金便会流向资产泡沫领域和出现大规模的监管套利或进行资金空转,促使金融业大量资金脱实向虚倾向。而造成这种结果,虽然暂时使金融业的利润、金融从业人员的收入显著上升,且远远高于全社会的平均水平;但同时却让金融业运行效率、对促进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的作用下降,最终造成全球金融资源的浪费,使金融危机不可避免。

最后,全球金融架构及货币核算体系应进行重新定位,打破单一金融架构和货币体系,给防范“明斯基时刻”再现以有效“缓冲器”。长期以来,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储备体系赋予了美国货币当局太多的特权,这其实在客观上纵容了美国毫无限制地扩张其货币政策,使其他国家为其承担经济后果。另外,美元的特殊地位也使得其他国家,特别是新兴市场经济体不得不大量购买其国债,以此保有足够的外汇储备,金融构架的这一缺陷助长了美国整体债务水平的不断扩大和过度上升,也也是这场金融危机的重要根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