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私酒贩子逃匿到全美竞速盛宴,纳斯卡给了中国原创赛事哪些启示?|商圈

体育产业生态圈——www.ecosports.cn

通过三代人的经营,纳斯卡赛车从最初酿酒贩子的竞速游戏到如今受到全美的热捧,他们是如何一步步发展取得如今的辉煌的?这样的故事无疑给中国原创体育赛事带来了不小的启发。

飘移 (漂移)周杰伦 – 十一月的萧邦

文/ 董 武英

编辑/ 葛 思文、殷 豪男

1933年的某一天,在美国佐治亚州郊县的山路上,缓缓西落的夕阳勾勒出阿巴拉契亚山脉的雄伟线条。但此时,一辆载满了私藏酿酒的汽车,正在公路上与警车展开着惊心动魄的追逐。

“汤米,该走了,警车只有四百米了!”

“放松点,我试过,汉斯这次的改造很强悍,这次我想试试两百米。”

“你疯了,两百米也就几秒的事。”

“没事儿,你难道不相信咱俩的技术?”

……

如果忽略前面点明的具体地点,这段情节放到一部美国西部片里应该毫无违和感。但事实上,这并不是精心雕琢的电影情节,而是取材自美国南部长达数年间的真实故事。

一切的源头,都要源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美国实行的禁酒令。从1920年1月17日凌晨0时,美国宪法第18号修正案——禁酒法案(又称“伏尔斯泰得法案”)正式生效。 根据这项法律规定,凡是制造、售卖乃至于运输酒精含量超过0.5%以上的饮料皆属违法。自己在家里喝酒不算犯法,但与朋友共饮或举行酒宴则属违法,最高可被罚款1000美元及监禁半年。 21岁以上的人才能买到酒,并需要出示年龄证明,而且只能到限定的地方购买。

禁酒令初期,大批成酒被查封和销毁

在利益和欲望的驱动下,禁令颁布后,私自酿酒也变成了屡禁不止的行为。在美国南部的阿巴拉契亚山区,人们通过暗地里制造和出售私酿酒来维持生计,但这一违背禁酒令的行为也常常使得他们受到警察的追捕。

到了20世纪30年代,联邦警察与私酒贩子之间的汽车追逐开始在这一地区屡见不鲜。为了摆脱警车的追逐和牢狱之灾,每个私酒贩子都练就了一身好车技,汽车也经过改造可以在崎岖陡峭的山路上飚出足以让人望而生畏的速度。到了1933年,美国解除了禁酒令,但是对于酒类课以极高的赋税。为了逃税,酒贩子和警察的你追我躲仍在每天上演。

禁酒令时期的美国“搜酒队”

也许是人类天性上对于速度的追逐,或是机车运动自身的激情与快感,这些酒贩子中的飙车好手已经不满足于在黄昏与夜晚和警车进行追逐,他们想和自己团体里的车技高手进行速度上的比拼。

于是,在1937年,第一场酿酒贩子之间的赛车比赛在佐治亚州Stockbridge开幕,之后这项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上举行的运动迅速获得追捧,吸引了周遭不少的观众。但这一时期车手中的佼佼者基本都被酿酒贩子囊括。

你敢相信吗?这就是著名赛车赛事NASCAR(纳斯卡)最初的起源。私酒贩子切磋和竞争的历史,赋予了纳斯卡狂野刺激贴近大众的特性,但这项赛事真正为人所知要到十年后,一个叫比尔-弗朗斯的人改变了这项运动的历史。

比尔弗朗斯:统一赛事,使其走上现代道路

1947年10月,比尔-弗朗斯召集了35名当时美国南部赛车界的“大佬”,成立了一个统一举办和制定规则的组织,第二年,NASCA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Stock Car Auto Racing)诞生。

NASCAR的出现,结束了之前赛车界赛道不统一,规则不统一,赛车不统一的混乱局面,将当时颇具规模但分割独立的各项赛事,整合成了NASCAR赛车运动。

诞生之初,NASCAR有着太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这个时期的比尔-弗朗斯则在推广这项运动、组织比赛和制定规则之余,思考着这项运动的未来。在这个时期,大部分NASCAR的比赛还是在土路上举行,而弗朗斯想要将这项运动从小而窄的土道上转移到更加现代,更加平坦的高速公路上,而1950年建成的达灵顿市南方500赛道就是成功的案例。

所以,在1957年,弗朗斯决定在戴通纳建一条2.5英里的高速公路赛道,这项工程使得比尔负债累累,但是他的豪赌在1959年赛道开通之后,获得了丰厚的回报。在弗朗斯的示范和带领下,NASCAR的赛道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更新换代。这次改变大大提升了赛车的观赏性和安全性,NASCAR也获得了更多观众的青睐。

▼纳斯卡赛车的火爆实况!

小比尔弗朗斯:开启NASCAR赞助与转播大门

NASCAR诞生之初的二十多年里,比赛收入的绝大部分还是来自于门票,几乎没有赞助的概念,有时候只是一些生产配件或者工具的厂商给参赛者免费提供一些产品,甚至不一定要将LOGO贴在车上。在1972年,比尔的儿子小比尔接替了父亲的工作,成为了NASCAR的新一任领导者。为了改善这项运动的发展状况,小比尔在上任之后立即做出了改变。

在1971年,烟草公司R.J.雷诺兹赞助了NASCAR史上伟大的赛车手,被誉为“最后一个美国英雄”的Junior Johnson。烟草公司在电视上投放广告,这次赞助也让雷诺兹公司发现了NASCAR的商业价值。

步入纳斯卡名人堂的传奇车手Junior Johnson

于是,1972年R.J.雷诺兹烟草公司成为赛事的冠名赞助商,纳斯卡的最高等级比赛就变成了以这家公司最著名的香烟品牌命名的Winston Cup,这项冠名一直持续到2003年。烟草公司的广告投放打开了NASCAR市场开发的大门,不过作为赞助10万美元的回报,雷诺兹公司也获得了极大的权限。由于该公司的要求,NASCAR在1972年的赛事由之前的接近50场缩减至31场,以此提升人们对单场赛事的关注度。

有了赞助商的NASCAR持续发展,明星车手的出现极大地提升了这项运动的受欢迎程度。到了1979年,NASCAR迎来了发展史上又一个里程碑。在这一年,CBS首次播放了NASCAR的冠军争夺战:戴通纳500。这项比赛在电视上吸引了1600万观众,是电视台预计的两倍。NASCAR获得了10%的转播收入分成,带来了预料之外的巨大收入。在1981年,ESPN开始转播另一项NASCAR赛事Winston Cup,而到了20世纪90年代,美国三大主要电视网络都有了对NASCAR赛事的转播。

这个时期的NASACR赛事持续快速增长,到了20世纪90年代,NASCAR已经成为了美国仅次于NFL的观赏性体育赛事,但是NASCAR赛事的火热并没有给运营公司带来大量的财富。

2016年福布斯赛事品牌价值排行榜上,戴托纳500赛事以1.33亿元排在第9位,甚至力压了欧冠

在第一代弗朗斯时期,NASCAR公司的收入来自于授权费和自己的运营收入,比尔弗朗斯也忙于促进整个赛车运动的发展,只有整个盘子大了,NASCAR公司才能持续获得利润。

而在第二代弗朗斯时期,小比尔开启了赞助时代,不过赞助费大多都流到了车手的腰包里,作为奖金和广告费用。到1991年,NASCAR的市场开发员工只有3名,而大部分的推广工作则由R.J.雷诺兹处理。

布莱恩弗朗斯:专业的市场开发做大NASCAR

进入90年代,小比尔的儿子布莱恩-弗朗斯进入公司,直接领导NASCAR的市场开发业务。1990年,NASCAR的特许经营产品收入大约8000万美元,但是公司的特许经营权收入仅有100万元,布莱恩通过授权更多产品来提升特许权收入。

1996年,公司授权盖洛德娱乐经营管理NASCAR的特许产品商店。到90年代末,NASCAR特许商品销售收入达到了11亿,而公司的特许经营权收入则达到了3500万美元。

布莱恩-弗朗斯

除了特许权收入,布莱恩还致力于提升公司的赞助收入。在此之前,企业通过直接赞助赛车手,将公司的LOGO印到赛车上,获得一定的广告效果。1999年布莱恩获得了可口可乐、维萨和安海斯-布希公司三家新的赞助商,这一部分直接赞助收入达到了4500万美元。

在这之外,布莱恩还整合了NASCAR赛事的转播权,结束了单个赛道谈判转播权的局面,在2001年谈判了了NASCAR第一个全国性电视套餐,并在2007年获得高达45亿美元的转播合同。

在布莱恩的努力下,NASCAR的商业开发不仅给公司带来了充足的收入,还极大地扩大了赛事的影响力,据称NASCAR在美国拥有7500万车迷,每年市场规模可达20亿美元。而如此庞大的规模的背后,是这项运动自身的强大魅力与弗朗斯三代人不懈的努力与追求。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能有一项契合其国民性格,契合其文化特性的运动,必然将流行。而一个公司,一家企业,如果在创立之初就能为这样一项事业而努力,而奋斗,那也该是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其实,NASCAR的发展过程也并非是一帆风顺,这项运动也并未从一开始就具有征服全美的能量。一项私酒贩子的赛车竞赛,很难想象现如今会吸引全美民众的关注,虽然它本身具有难能可贵的属性。

但是,更难能可贵的是,弗朗斯家族从一开始就有意识地引导这项运动,促进其更加快速的发展,在NASCAR的不同发展阶段,都能找到这一阶段的发展重点,以最有效的手段呵护NASCAR的成长。

在NASCAR已然成为巨人的如今,以这样一篇文章来回顾一下它的成长史或许过于粗略,这项运动已经成为体育运动发展史上的经典案例,也吸引着无数行业人士去解读。在原创赛事IP概念火热的今天,生态圈再次帮助大家梳理NASCAR的成长史,惟愿能给成长中的中国体育产业以些许启示。

官网、微信、微博:体育产业生态圈,聚合体育产业优质内容与人群的平台,欢迎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