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步入数字经济时代的非洲是中国科技巨头的“最后蓝海”吗?

摘要:文/东方亦落昨天,笔者去看了《战狼2》。不同于第一部的“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这一部主要是表现中国对身处海外同胞的维护以及中非之间的友谊。在许多人的观念中,非洲就是贫穷与落后的代名词。就连网络游戏用

文/东方亦落

昨天,笔者去看了《战狼2》。不同于第一部的“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这一部主要是表现中国对身处海外同胞的维护以及中非之间的友谊。在许多人的观念中,非洲就是贫穷与落后的代名词。就连网络游戏用语中,也用“非酋”来指代运气不好的人。不过,最近NBC(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刊登的一篇文章可能会打破我们对非洲的固有观念。

7月28日,NBC刊登了一篇名为《非洲日益崛起技术行业中“中国无处不在”》文章。文章指出,渴望扩张的中国科技公司在向欠发达的非洲大陆挺进,这相当于一场在“商业天堂”中进行的比赛。

在科技互联网发展态势迅速席卷全球的这些年,非洲也受益颇多。一方面,非洲自身积极寻求发展。另一方面,有实力的外来科技企业频频进入。于是乎,二者联合起来,携手前进。对此,南非金山大学的媒体学讲师Iginio Gagliardone表示,在以往的四五年时间内,中国企业在非洲获得了极大的发展。

在互联网浪潮的裹挟之中,非洲这片看似弥漫着“蛮荒”气息的大陆如何借势取得进步?外来的尤其是中国的科技互联网企业,对非洲科技互联网的发展起到了怎样的作用?作为“地球上最后一片蓝海”,非洲在科技互联网产业中,还可能存在哪些方面的潜力?

一、非洲经济潜力凸显,科技互联网业务逐渐兴起

近年来,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可谓突飞猛进,而非洲大陆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去年,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发布了《前进的雄狮(二)实现非洲经济体的潜力》。

根据报告显示,非洲的商业支出已高达4万亿美元,并且处于持续上升态势。若按当前增长轨迹推测,此数字可能在2025年达5.6万亿美元。

众所周知的是,非洲互联网起步时间晚,迄今为止也不过短短几年。然而,其发展速度却并不落后。早在2013年,麦肯锡公司就发布了题为《非洲雄狮走向数字化:非洲互联网的变革潜力》的报告。

报告认为,受此前十年的城市化浪潮与经济飞速增长的影响,非洲已然步入“数字经济”时代。到2012年为止,互联网的使用已经在非洲一些国家迅速普及。网购、外卖、叫车等中国用户习以为常的互联网业务也在非洲逐渐蔓延开来。

当中国消费者沉浸在各种电商节日的“狂欢”中时,非洲肯尼亚的许多用户也同样热衷于逛当地知名的电商网站kilimall,该网站由中国人创立。其网购过程与中国电商用户相差无几。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无论是CBD的白领还是的士司机,几乎都有过网购和叫外卖的经历。

在非洲,实体商店数量少,居民购物极为不便,这就给跨境电子商务提供了发展契机。非洲政府也意识到了其重要性,逐步加强互联网、移动网络、物流建设、金融等基础设施与服务的建设。例如非洲东海岸及地中海沿岸地区投入使用和正在建设的海底光缆有15条,未来几年,连接非洲西部海岸国家的海底光缆将逐步建成并投入使用。届时,非洲地区互联网访问速度将大幅提升。

在非洲互联网产业崛起的过程中,智能手机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以前,非洲的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互联网普及率不高。但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南非、尼日利亚等非洲国家的网络覆盖率增长至50%以上。根据肯尼亚官方数据显示,当地网络覆盖率甚至已达70%。

和中国的状况类似,非洲城市的互联网使用率同样高于农村,城市居民使用互联网比率超出50%,其中25%的居民每天都要上网。不过,非洲的互联网产业对GDP的贡献率却只有新兴市场国家的一半,仅为1.1%。但非洲的移动电话业务成绩显著,若是互联网能够提升至相似水平,则能对非洲经济产生极大助力。

在提升的过程中,智能手机的作用得以凸显。非洲地域辽阔而人口分布极不均衡,网络基础设施较为薄弱,宽带费用偏高。与台式机相比,智能手机具有便携性和灵活性。据麦肯锡报告显示,非洲手机普及率超出80%,南非、肯尼亚与科特迪瓦达到93%,阿尔及利亚与塞内加尔达98%,普及率远超固定网络。

可以说,移动终端成为了非洲地区最为普遍的上网设备。非洲用户并没经历过PC时代,而直接借助智能手机迈入移动互联网时代。

在津巴布韦,三大运营商于两年之内纷纷推出了自家的移动支付平台。它们出现在超市、餐馆甚至政府收费窗口,在这些地方会挂有一个写有收款点代号的5位数的牌子,用户只需将数字和消费金额同时输入手机,即可完成移动支付,快捷程度可与二维码媲美。

对此,南非电信与邮政部长奎莱认为,互联网已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非洲大陆应把握契机,加速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及互联网技能方面的培训,以便深度融入全球互联网经济链。

在本世纪的最初十年间,非洲经济年均增速达5.7%。在全球经济形势不佳的2011年,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GDP增长率却达到5.2%,高于欧美地区。随着科技互联网的发展,非洲GDP将有进一步的提升。麦肯锡在对非洲地区的经济情况进行调研之后得出的结论是:非洲已成为继欧洲、拉美之后第三个全球“增长极”。

就像NBC文章中提到的那样:中国无处不在。在非洲科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过程中,世界上许多颇有实力的科技互联网企业都起到了推动作用,其中,中国企业作用尤甚。

二、中国企业作用显著,非洲互联网行业可持续深耕

在非洲的互联网发展过程中,外来科技企业功不可没。如Facebook、谷歌等。

Facebook算是较早进入非洲市场的。2015年,扎克伯格就联合诺基亚、高通、爱立信等品牌成立了http://Internet.org 组织,旨在为全球贫困人口提供上网服务。对于其自身而言,也是为了克服非洲网络障碍,增加用户数量。这一项目取得的成效较为显著。截至2016年3月,Facebook在肯尼亚、尼日利亚与南非三国的普通用户数增长了13%。

谷歌则于日前启动了“数字非洲”五年培训计划。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表示,计划于未来5年内为1000万名非洲人免费提供数字技能培训,用以提升就业能力,该承诺是谷歌去年4月面向非洲提供数字培训的拓展。

可以看到,科技互联网巨头们以公益项目为切入点,实质上是要用自家的产品和服务抢占非洲这一蕴藏巨大增长潜力的市场,抓住人口红利期,拓展用户赢得更多利润。由此,众科技巨头控制非洲互联网市场的野心初现端倪。

不过,在非洲互联网产业发展的过程中,起最大作用的还是中国。中非之间的互联网产业“友谊”始于20年之前,彼时电信业巨头中兴进入非洲,如今,中兴通讯的产品和服务遍布48个非洲国家。

除中兴之外,华为也为非洲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做出了不少贡献。去年7月,华为在南非约翰内斯堡揭牌成立了非洲首家信息通讯技术创新体验中心。当地用户能够体验到智慧家庭、虚拟现实、平安城市、5G通讯技术等科技成果。该中心还与包括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在内的多所高校签订了人才培训协议,旨在提升南非本地的科技发展水平。

管理咨询公司Xynteo的分析师蒂姆·施泰内克认为,这两家跨国公司帮助非洲奠定了电信设施基础。

在埃塞俄比亚,中国是绝对的唯一的玩家。2012年,中国对埃塞俄比亚的技术产业总投资就达到了30亿美元。此外,中国科技企业的存在感还蔓延到了摩洛哥、埃及所在的北非地区。

Kilimall创始人谢斌认为,中非合作中的“互联互通”,不仅应该包括基础设施之间的联通,更要包括互联网的联通,未来,中非在互联网合作方面必将大有可为。而在Gagliardone看来,中国科技企业为非洲提供的产品比美国和欧洲的同行都要便宜许多,并且非洲企业很乐于接受中国人行事“不问问题”的风格。

关于中国在互联网方面所取得的成绩,国外媒体给出了极高的评价。如美国《连线》杂志网站称:“中国创新已超越其”快速跟进“名声。正以各种方式定义搜索、商业、社会、娱乐和广告等市场。在中国,移动电商用户能通过手机管理其资金、打车,甚至投资货币市场基金。而在美国,此类活动远未像中国这样普及。”

然而,中国的互联网市场已呈现出饱和趋势。中国电信肯尼亚公司总经理郭强认为,逐渐提升的网络普及率、巨大的人口红利及教育水平的逐年稳定,为科技企业在非洲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当然,非洲的互联网发展仍需资金、时间及更为专业的技术人员。

作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互联网产业尚未成熟的大陆,非洲委实值得科技互联网企业进一步深耕。因此企业不必只将目光聚焦在东南亚等国,非洲可能是比东南亚更加能够有所作为的地方。另一方面,作为互联网产业尚未成熟的地区,非洲尚有诸多领域可加以开垦。

比如手游方面。随着智能手机在非洲普及率增加,手游的机会不可谓不大。目前Gameloft已开始进驻非洲地区,作为手游强国的中国,在非洲市场还有更多的机遇。

再如即时通讯方面。去年微信在南非的用户数就达到500万,占其总人口数的百分之十。虽然和拥有1000万用户的WhatsApp相比尚有距离,但这也恰恰说明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尤其是在南非引入微信钱包之后,许多人认为微信将超越仅有聊天功能的WhatsApp,但需要时间去发展。

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而言,面对现有市场的“红海”甚至是“血海”,寻找新的增长点是必由之路,而非洲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为中国企业提供了很好的契机,抓住机遇开拓非洲市场,最终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实现“双赢”的局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