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马伊琍的大胆演绎,罗子君的自我觉醒

《我的前半生》:马伊琍的大胆演绎,罗子君的自我觉醒

亦舒的《我的前半生》是个很有趣的作品,书名和溥仪的名作相同,而书中的主人公子君和涓生,正好是鲁迅先生《伤逝》中的主角名字。亦舒也许是在为《伤逝》写续集,一个香港式的现代性续集。她坦言她的目的就在于探寻新时代下女子的不同选择和命运。从某种意义上说,她和鲁迅是持同样观点的:爱情可以带进婚姻,却不能用爱情来维持婚姻。

沈严指导的同名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在原作的基础之上融入了更为现实的情境,它确乎在反映中产阶级的家庭婚姻破裂,但也不再单单展现女人的不幸,而是更多地探寻女性自身的原因。剧集紧紧抓住子君在婚变后的醒悟和走向自立的心路历程,是站在女性角度对现代社会常见的婚姻问题的冷静分析和反思。

这部作品不仅是陈道明隐退六年后选择的首部复出之作,青年演员马伊琍也选择了这部改编自中国当代文学中最有影响力的女性主义作品。她在《我的前半生》里饰演了罗子君,罗子君的角色性格刚好是与独立的“女强人”马伊琍完全相反的“作女”,为家庭倾注一切的全职太太,与时代脱轨的她是个生活的弱者,使女人的价值和立场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里被一次次的推向风口浪尖,遭受众人或同情或冷漠的审视。

“天真而愚昧的大学生,以为爱情可以当饭吃,到头来挨不过现实的这一关……得过且过且无本事无出息的丈夫,吃尽苦头的小妻子……这故事的悲剧在不停的重复。“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就在这样的略带灰色的叙事基调里展开了罗子君的故事。它不同于以往的家庭情节剧,却又演绎出最现实的真实生活。

在《我的前半生》中,马伊琍一出场就与俊生发生了婚姻危机。子君大学毕业后选择回归家庭,一头扎进俊生给予自己的安乐窝,安稳地过了十三年。这样的婚姻表面上相比于在职场拼杀的女性轻松很多,然而也是子君逃避生活压力的幼稚选择,她的不独立让生活危机四伏。剧中,马伊琍将罗子君婚变前的样子准备把握,展现了一个全职太太无所事事的天真心态,罗子君前期只是个男人的附属品,她说这十余年下来,自己不再懂得高飞,人给什么,她啄什么,她在男性中心主义的秩序里失去了一个独立个体的声音。

俊生提出离婚后,子君要习惯一个人居住,要适应可能与子女的分离的痛苦,她要重新回到职场才能养活自己。这番痛苦的挣扎将会成为她日后事业成功的伏笔。从整日懒散的家庭主妇到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她克服了心态上的落差,重新找回了精神独立。子君的婚变经历和重回职场让她脱胎换骨,她开始读书、学书法、陶塑、插画等等,生活重新恢复到丰盈的站台。

子君在人生遭遇重大变故后,选择了自救之路。她在姐妹的支持下,迅速成为独立干练的职场女性。婚姻破裂之后的省悟和走向自立的心路历程,是个性演员马伊琍站在角色角度与女性自身的角度对于自我命运的冷静分析和反思。在两性对抗依然普遍、妇女歧视难以消除的当下,马伊琍所饰演子君形象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启示意义。

最难能可贵的是,马伊琍对于这个角色的理解并不是常人视野中的控诉式定位,而是具有相当的女性自觉,她从人物的心理出发,同角色开启真正的精神对话,引起了观众的强大共鸣。马伊琍和子君在精神独立之后,拥有了一种积极昂扬的情绪,她们坚持自己的立场,不随波逐流,追寻内心的平和和真正的幸福。所以可以预见的是,在她们的后半生里,生命定然会是一种丰盈的状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