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璐闪光,推了青春片一把

徐璐闪光,推了青春片一把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世间情劫,不过三九黑瓦黄连鲜,糖心落地苦作言……这两年看青春片,总有这样高开低走的遗憾,青春的爱情都飞蛾扑火、不得善终,从白瓷梅子汤到黑瓦黄连鲜,来的轰轰烈烈,落一个自己最讨厌的人。

知道《闪光少女》,从微信朋友圈的一张图片开始。金牌出品人江老板和众主创们一身学生装,当时就想象着,有了江老板的加持,这个号称要在暑假放肆登场的青春片究竟有多放肆。

《闪光少女》依然从爱情说起,徐璐饰演的扬琴丑小鸭陈惊对学校里的钢琴王子一见钟情,冲动表白失败后,为了求得王子的正眼相待,用手办收买同学发起了一个2.5次元乐队,没成想其中就有网上大名鼎鼎的千指大人。于是以后,爱情退变成青春梦想的背景板,象牙塔里一场民乐和西洋乐的较量就此拉开……悄悄说一句,故事里陈奕迅老师夹克装、领导范儿,彩蛋一样的视察出场绝对让你耳目一新。

6月在上海,有幸提前看了全片。艺术院校的故事背景设定跳出了常规“高考叙事”纸枷锁,爱情和理想的齐头并进也让主人公的人设更丰富、更有代入感。戏里,陈惊组团实现了民乐对西洋音乐的逆袭;戏外,徐璐闪光让青春片在市场的后半程又骄傲了一把。之所以谈得上骄傲,是因为《闪光少女》实实在在地把这两年的青春片叙事往后推了10年,从70后、80后顺利过渡到有血、有肉、有烟火气的90后乃至00后,而不仅仅是一个概念层面的二次元,此间少年终于让当下的青春在大银幕上温润,且触手可及。

《闪光少女》是主角闪光、配角出彩的群戏。作为电影的女一号,编剧鲍鲸鲸给了角色陈惊一道完整、生动的人物弧光——敢爱,不止于爱;倔强不跟随,做最好的自己而不是别的谁谁谁……徐璐一上来就抓住了陈惊的少女心,完整地诠释了人物,女追男简简单单、不卑不亢,坚持扬琴梦想的纠结徘徊、不离不弃。徐璐化身陈惊,徘徊胆怯、生动怪诞、层次分明,“闪光少女”得以闪光……

对了,如果你还不认识徐璐,那么就脑补一下《甄嬛传》中那个让甄嬛和皇帝都无可奈何的甄玉娆和《海上牧云记》中的苏语凝吧。有一天,她们穿越到了某音乐学院,还在琴房用饮水机涮火锅。

青春片贵在青春,《闪光少女》同步了90后、00后。想起90后也奔三了,多少有点伤感。下一站青春片,别回头,别辜负了青春……(文:于是以后,特许发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