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好?毁灭?马斯克、扎克伯格互怼背后的信息

人工智能究竟会毁灭人类还是让世界更美好,这是硅谷大佬们最新的辩题。

为了能够更好的回答这一问题,特斯拉CEO马斯克与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社交平台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辩论,引来了不少吃瓜群众的关注。

扎克伯格表示马斯克经常挂在嘴边的AI威胁论极不负责任;马斯克也回呛扎克伯格,称他对AI的未来理解有限。

尽管一番口水仗后,两位大佬并没有得出实质性的结论。但在小爆看来,两人相反的人生经历与观点背后的故事远比统一的结论更加精彩。

担忧的马斯克

事情的起因,发生在不久前美国全国州长协会夏季会议上。马斯克对人工智能发表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众所周知,马斯克本人是一个狂热的科技爱好者,对黑科技格外的推崇。

他旗下的SpaceX致力于对太空的探索,宣称要在2020年将人类送上火星;特斯拉在进行无人驾驶的试验与研究,目前来看,已初见成效;他本人甚至还对人脑与电脑相连的“脑机结合”技术十分感兴趣,并在这方面进行了投资。以至于他被众人视为现实世界中最接近钢铁侠的男人。

如果哪一天马斯克研发出了钢铁侠的战袍,可能人们都不会感觉奇怪。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科技爱好者,却对人工智能抱有警惕性。

在会议上,马斯克表示,人工智能是十分罕见的案例,人类应该在条例法规上先发制人,而非在发生后才采取监管措施。

马斯克将人工智能和其他糟糕的事故进行了对比,他认为,尽管车祸、飞机失事、毒品泛滥和食品问题等会对社会中的部分个体有害,但它们至少没有对人类文明造成根本威胁。相比之下,人工智能却是人类文明存在的根本危险,它会对整个社会造成损害。

这并不是马斯克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表明自己对人工智能的担忧。

早在2014年,深受Nick Bostrom《超级智能》一书影响的马斯克,难掩澎湃之情,在推特上首次呼吁人们警惕人工智能的威胁,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在各大场合引用书中观点,呼吁人们要对人工智能存有戒备之心。

△ “我们必须对AI保持警惕。它们可能比核武器更加危险。”

Nick Bostrom也被视为是影响马斯克观点的人物。

此外,对黑科技的热衷也让马斯克吃了不少苦头。

去年5月,率先启用自动驾驶功能的特斯拉,却面临着美国前海豹突击队员在启用自动驾驶过程中出车祸的状况。

尽管有关部门认定特斯拉在此次车祸中并没有任何责任,但有关自动驾驶带来车祸的消息却早已传开,特斯拉股价因此而下跌。

今年7月,特斯拉又被曝出一起有关于自动驾驶的车祸。这一次,股市同样没有偏向特斯拉,消息一出,特斯拉股价应声下跌4.4%。

不得已之下,特斯拉开始在新车内使用更多的摄像头和传感器,并告知驾驶员,Autopilot仅是一项辅助驾驶功能,驾驶员仍要保持双手在方向盘上,控制车辆。

事实上,并不是仅有特斯拉一家公司在自动驾驶上吃了亏,此前谷歌和Uber都曾中了招,只是与特斯拉相比,问题要小得多。

如此看来,本就对人工智能心从担忧的马斯克,在经历这些苦头后,自然对“AI威胁论”深信不疑,相比之下,扎克伯格就幸运的多。

乐观的扎克伯格

不同于马斯克从斯坦福大学物理系毕业后便一直专注于科技研发,扎克伯格的故事要戏剧化的多。

年少成名,凭借高超的程序设计本领,深受微软青睐。偏偏不接受人家的美意,选择去哈佛攻读计算机与心理学,并在这一时期展现了自己的编程本领。Facebook的雏形也是在这一时期出现。

谁知,豪放不羁的扎克伯格再度作妖。大二时,突发奇想,辍学回家准备创业。曾经的技术流便在这一时期开始向产品运营转变。

尽管扎克伯格一再重申自己的初心没有变化,Facebook始终是一家技术为主的企业,但在去年年底,Facebook深受假新闻所害,这也让扎克伯格开始反思自己公司的性质,第一次改口称Facebook既不是传统的科技公司,也不是传统的媒体公司。

事实上,为了能立住科技公司的人设,Facebook也在科技领域做了不少事情,接连投资VR与无人机。尽管VR还被起诉,但无人机却成功起飞,也让扎克伯格骄傲了一把。

此外,虽然不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科技公司,却挡不住扎克伯格身体里的程序员之魂。于是,每天写程序,去参加黑客大赛。还定制一个名为Jarvis的人工智能程序,来控制家里点灯的开关、根据个人口味播放音乐、烤面包、识别来访者并为其自动开门、以及提醒他们一岁的女儿 Max 上汉语课等。

尽管这个程序与成熟的人工智能产品相比还差得很远,但扎克伯格在温馨的生活中还是体验到了不少的好处。自然也就对他抱有希望。

于是,对于马斯克的“AI威胁论”,扎克伯格在直播中直接表达不认同。

“我认为那些对AI持否定态度或者鼓吹末日论的人,其实根本没理解什么是AI。他们的看法太消极了,甚至有些不负责任。”扎克伯格补充道,“在未来的5到10年,人工智能将为我们的生活质量带来巨大改善。例如,人工智能已经开始帮助诊断疾病。他还似有所指地特别指出,无人驾驶汽车也是人工智能改善我们生活的一种方式。车祸依然是导致人们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如果你能用人工智能消除这些危险,那将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我坚持自己的观点,并对人工智能的未来感到十分乐观。我认为我们可以研究这样的东西,世界会变得更好。特别是人工智能,我真的很乐观。”扎克伯格在直播中说。

经历的不同,也就造就了两位硅谷大佬观念上的差异。只是,一切观点与认知,都应该交由实践去鉴定其可行性。

现实生活中的人工智能

不可否认,人工智能的出现的确带来了不少争议。

在争议无法解决的情况下,极富创意的人们又将这些争议加上足够的想象力,改编成科幻小说与电影,大肆渲染机器人将会统治人类的场景。所谓的“AI威胁论”也就诞生了。

在此背景下,原本唱衰人工智能的李开复发文,试图用客观的角度让人们更好的理解人工智能。

对于他来说,电影与科幻小说终究只是文学作品,往往会带有作者个人的观点。像《我,机器人》这部电影中描述的机器人将要统治人类的场景只是编剧的想象,人们大可以不必担心这一点,起码几百年以内是不用担心的。

毕竟人类目前还没有任何一只的途径和方法将目前最为卓越的人工智能系统——刚刚战胜人类围棋手柯洁的计算机程序阿尔法狗,转化为通用的人工智能。即具有自我意识、可进行常识性推理、并自觉通过多领域对知识进行学习、并具有感知、表达和理解能力的电脑程序。

通俗来说就是人类目前的技术还不到家,起码在几百年内是不到家的,至于几百年后的世界,我们也看不到了。

所以人类将会成为机器人的奴隶,目前来看,不需要担心。人们真正应该担心的是随着互联网巨头的入驻,人工智能的发展技术和产品发展速度越来越快,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尽管这一时期的人工智能仅仅是作为一种工具而存在,但它注定会重新定义工作的意义和财富的创造方式。它将会带来全球化的经济失衡现象:开发人工技能和采用人工技能的公司和企业将会越来越赚钱。

从目前来看,BAT早已入驻人工智能领域,其中以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落后的百度为最。不惜砍掉几个事业部,将精力完全放置自动驾驶汽车上,试图在人工智能时代弯道超车。

老牌互联网公司也不甘落后,联想、迅雷也纷纷宣布自己将要专注人工智能领域。不管有没有此能力,先声夺人总是好的。

反之,没有进入人工智能领域的华硕、酷派等,则面临着严重的业务危机,甚至要被出售以止损。

仅在中国互联网行业,便已造成经济失衡现象,更何况全球经济呢?

此外,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必将会对某些行业造成冲击,大量人员将会面临失业。

2013年牛津大学的研究显示,未来10到20年,几乎有一半的美国人力工作岗位会被自动化取代,首当其冲的是交通运输、物流、办公室管理和制造业生产线。

2016年世界银行的研究认为,自动化对发展中国家的毁灭性更大,将近三分之二的就业岗位会被机器取代。

但李开复始终对此抱有一线希望,认为国家和企业将会采取相应的措施去帮助这批下岗员工。并且,AI会带给我们100%确定性的巨大机会,随着改变也会产生些必然的问题。此时去用概率极低甚至是零可能性的“超级智能”,误导大众恐惧AI,甚至约束AI,反而不去拥抱机会、解决问题,是没有道理的。

所以,如果人类因为一些富于想象又不负责任的语言而愁眉苦脸止步不前,那才是彻底的灾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