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如果唐朝有公众号,诗歌史会改写

六神磊磊要来上海签售新书的消息,提前我就知道了。

  昨天,走进上海书城七楼,眼前一幕,还是令我心生感慨,除了微信里一篇篇推完立刻刷屏的10w+,原来他的线下号召力竟也如此之强。

  签售会现场,说水泄不通当然是夸张了点,毕竟斯文如我也拼命挤进来了。

  因为中间密密层层排列着书架,在书城七楼那间面积不小的大厅,手持《六神磊磊读唐诗》等待签名的队伍摩肩接踵,围绕着书架两旁的过道排成了回字。

  队伍的终点,自然坐着粉丝们心目中的翩翩男神,浑身散发着书生气的花露水。至于起点在哪嘛,我绕了一小圈,也没找着。盛况如此,难怪同行好友调侃一句,一本书卖四十五块,居然还有这么多人排队抢!

  熟悉的人都知道,六神磊磊曾是新华社重庆分社的时政记者,做公号后离职,主业换成了读金庸,偶尔写写唐诗。至于爆文嘛,太多也数不清了,什么《杜甫的太太:我可能嫁了一个假诗人》《没有知识,学一堆道理有毛用》《一个写字的人告诉你:老<西游记>到底牛在哪》《林平之,你来,我们谈谈你报仇过当的事》……

  大家都说,看他的推送,常常是等不到文章看完,就忍不住先分享了朋友圈。反正,文笔漂亮的根本不像什么偶像派。

  逮住这次机会,本期新榜会客厅终于迎来了这位,时不时在公众号一百多万粉丝面前自诩“超帅的”“最帅的”“极帅的”……六神磊磊。

  来自榜妹的问题,为啥这么在乎自己帅不帅?男色对文化人也那么重要吗?

  我是腹有诗书气自华。

  有没有想过不做公号,你会做点什么?

  会写小说吧。当了那么些年记者,心中藏了很多故事。以前写过,大学本科写过一本打架的书,在台湾出(版)的,就是打架手上可以放电那种。

  不是科幻,更像玄幻,出了十本,后来考研去就没写了。

  名字?打死不能说,一点都不洋气。

  既然写过小说,金庸又读到烂熟,为什么不自己写武侠小说?有写小说的打算吗?

  武侠小说不可能写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水平了。这个是规律。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

  就好像今天人写旧体诗不可能达到唐朝水平,唐朝人写四言诗也再不可能像诗经那个味道。

  (小说)以后我应该会写的。曾有过一个长篇的想法,后来读到齐邦媛的《巨流河》就幻灭了,她写的正是我想写的。现在暂时还没什么新想法。

  说到唐朝人写诗,开个脑洞,如果唐朝就有公众号,你觉得谁最火?

  会很可怕,诗歌史会改写。陈子昂红不了,“貌柔野,少威仪”。

  王维很帅,但是太温和没有煽动性。他的诗面面俱到,“圣代无隐者,英灵尽来归”,不容易火的。

  成为头部的是一些我们想不到的人。比如刘希夷。

  美姿容,好谈笑,善弹琵琶。颜值高会来事,写的诗通俗好懂易转发,有流行性气质: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他这样的要火。

  晚唐,罗隐可能会火,他的诗也有流行气质。

  我未成名卿未嫁,对吧。

  今朝有酒今朝醉,对吧。

  他丑到一定境界了,又勇于自黑,也许会有反效果,反而大红。

  一个无奈的事实是,杜甫不会有今天的地位了。我们后人看到的唐诗史会完全改写。至于李白,不管什么媒体,都是大号。

  他的天才是100的话我是6,这一句不是谦虚,百神白白。

  金庸小说读得最多的是哪一部?读了多少遍?

  笑傲江湖、鹿鼎记吧。几十遍是有的。没事就抓起来看,也不知道是多少遍。

  据说陈寅恪后来眼睛不好,但一段史料在哪里,仍然闭着眼睛如数家珍。我和陈大师有一拼,金庸某一段在哪里,在哪个章节,瞎了也能说出个大概。

  他倒背经史,我是强记武侠,本事差不多,耶。

  如果有导演邀请你演金庸的作品,你觉得自己演谁比较好?

  莫大先生吧,拉拉胡琴,别人掌门都死了就他活着,暗暗比。

  你会让自己的孩子从小读金庸吗?

  会忍不住推荐给他。也许是从小学吧,从漫画开始。喜不喜欢就不好说了。

  如果跟金庸同桌,你会跟他聊什么?

  1. 谢谢你养活我。

  2. 华山上的玉女像为什么像林朝英?

  3. 能不能改回去让黄药师不要这样赤裸裸喜欢梅超风?

  微信上阅读最高的文章是哪篇?阅读量最令你觉得不可思议的呢?

  最高不记得了。

  开号第五、六篇吧,叫《金庸、鲁迅、古龙会怎么写爸爸去哪儿》,出差酒店里写着玩,正经写字桌都没有,结果一下阅读一百万了。

  抄袭的到处都是。当时还没有原创保护,很容易抄。

  还有一个重庆的报社的人,抄了,我死磕维权,他居然说认识我们“刘主任”。

  当时也不知道是哪位刘主任。我们现在有一位刘主任,我看刘兄是瞧不上他的。后来他无奈致歉,还来一句:呵呵,这就是国社人的气度和心胸?

  你可以贱,我不能抽。不然就是没有气度和心胸。

  有人说爱守着看六神磊磊的软文,关于写软文你有什么心得?有没有被甲方驳回修改的经历?

  来郑重说一下:软文是隐藏广告意图的。

  我那些是不隐藏广告意图的,再迟钝的都知道那是广告对不。

  合作都比较愉快。

  有一个例外,我也差点要讨薪了,1月份的文章,今天才说要付,居然问我这儿的小妹妹:“惊喜不小惊喜?意外不意外?”

  我们人之前去电,听说态度还不耐烦。我是不知道这个事。我要是知道,会让他们意外的。

  哦对,说这个才想起来,我要去骂人。

  很好奇过去一年广告收入能达到多少?

  收入,我才给助理发一万多。现在我对助理封杀5万的消息。

  尼玛你们太混了,新榜会不知道大家的价位和收入?年初老徐跑来要十条广告,我震惊了,他这么大腕居然亲自来说这么小的生意,就给了一个……超低价。

  我们双输,投放的赢了。我听说5000万以下业务不能惊动他的。1亿以下只能短信汇报。

  徐大大三顾茅庐除了“1亿”的广告生意,更是力邀当红KOL颜值担当——六神磊磊出演新榜品牌TVC《让新生的更大声》,8月即将和大家见面!

  有没有统计过自己公号“违规被删”几次了?会不会因此多了一些自我审查意识?

  (查了一会)36条。

  被删,说明我还有差距,理解、解读金庸不到位。理解不到位的就继续理解,解读不到位的就继续解读,找差距再进步嘛!

  在新华社写稿和现在公众号上写稿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社里说实话不全是自己感兴趣的。公号上基本都是自己感兴趣的。

  害不害怕自己“读完了”而“词穷了”,会不会需要空下来一段去找灵感,通常空下来会去干嘛?

  现在看还不至于。

  有的,也试过野外发个呆放个空之类,但除了被咬一身包并不好使。我觉得坚持写作比发呆一个月好。

  词穷,往往不在于写太多,而在于读太少,杜甫一千四百首诗也没看见人家词穷。

  有没有遇到过特别热情的粉丝?热情到让你又爱又恨?

  没有,我们都很克制守之以礼的,没有一起练玉女心经。更多的是遇到别人的热情粉丝。

  比如今年新榜大会,一个休息厅里,贵榜徐达内前呼后拥的进来了,身边各色人不绝。

  一个妹子拿个本本旁边站了半天,然后转向我,说:“六神老师给我签个名好吗?对不起徐达内老师实在是太忙了。”

  快问快答

  最近在读的一本书?

  《唐诗鉴赏举隅》

  一句话评价自己?

  才胜于学,正气胜于才

  最爱听谁的歌?

  张学友、李宗盛、蔡健雅

  打王者农药吗?

  不打

  喜欢什么运动?

  游泳

  读一句诗?

  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

  陈寅恪好帅

  能送新榜粉丝三本签名书吗?

  好啊,我寄来

  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欢迎大家踊跃留言,文末评论点赞前三位的小伙伴,你们将获得六神磊磊寄出的签名版《六神磊磊读唐诗》。

  最后……

  没替新榜粉丝要个三十本实在是TM疏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