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ru潘婕:我的电竞前半生|专访

体育产业生态圈——www.ecosports.cn

“认可不是等来的,是做出来的。将来如果电竞成为一个非常大的产业,身边很多人都能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的岗位,都在从事电竞相关的工作,为什么要说这是一个不健康的产业呢?”

文/ 吴 嘉伟

编辑/ 郭 阳

处女座,情绪化,强势……当听到这些描述时,潘婕无奈地笑了笑。在充斥着直男癌的电竞圈,作为女性,她从来不缺少争议。

“现在遇到一些事情我依然还是会有情绪,以前是完全控制不住,现在好些了,比之前淡定得多。”对于从一开始就做电竞,也没有任何大型公司的管理经验,在经历这几年的风风雨雨后,潘婕尝试着改变自己。

数个月前,潘婕组建的职业电竞俱乐部LGD-Gaming完成了3000万元的融资。作为团队的CEO,在资本成功的背后,她依旧深感重压。只是相比早年睡不着觉,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扛的状态,如今多了战友们的分担与支持。

延伸阅读:内地首家!官宣A轮千万级融资的电竞战队来了,迎风飞翔的LGD能否不改初心?

“她在公司对员工都挺好的,业务大方向的决策都由她定,专业能力很强,挺上进的。现在她又去商学院深造,努力提升管理能力。但要是工作中出了问题,那她是挺凶的。”LGD俱乐部里一位老员工这样评价潘婕。

面对我们的采访,她仍然简单、直接。“我的确很强势,但我还是会给团队成员自己的空间,只是最后总要有一个决策者。”也许外界对电竞行业爆发式的关注,也归因于潘婕这些电竞从业者们的影响与成长。

“青训仍是核心”

航班取消、行程晚点,在更改了几次会面时间后,生态圈好不容易见到这位电竞圈中的话题人物。一身职业套装、高跟鞋,比起她早年间的休闲服、“小翅膀”运动鞋风格,更多了成熟与干练。唯一不变的仍然是她标志性的齐刘海。在赶来的过程中,潘婕不断地在微信里表示歉意,刚一落座,就向我们吐槽由于航班的取消,她在商学院的课程都错过了,特别遗憾。

虽然行程排得很满,但从她的身上丝毫看不到倦意。“以前那么苦的时候,我都没有感觉到疲劳,现在也还好。”潘婕早年做网页设计,靠着不断拉活儿,养着和朋友组建的一支DOTA战队。电竞在当时的环境下,奖金很少,她和团队的日子过得并不好。

在勉强支撑了一段时间后,仅靠着她个人的工资收入不可能维持一个电竞战队的正常运转。而正在资金周转紧张时,队员对奖金分配又不满意,使得团队内部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这支在DOTA世界争霸赛中,打破欧洲战队神话,拿过不少冠军的顶尖战队,就这样在僵持中结束。

潘婕随后加入LGD战队,但在风口浪尖上的她仍大小麻烦不断。业务上不仅要包揽俱乐部幕后大大小小的事务,还要为了俱乐部的生存,四处找钱。到了2011年,富二代老板突然消失,也让她的LGD电竞生涯濒临崩溃。

更残酷的现实是,诸多资本玩家此时进入电竞领域,开始在产业中的攻城掠地。其中,最为人熟知的,就是酷爱电竞的王思聪。号称“国民老公”的他在2011年8月收购了CCM俱乐部,以高出对手几倍的价格签约选手。在得到YYF等职业选手后,组建了IG俱乐部。巧合的是,CCM的Xiao8也收到了ZSMJ的邀请,当时,性格直爽的潘婕在社交媒体上称“万达挖角IG”,也引来了王思聪的回击。

提起这些往事,在她看来都是不必在意的小事,也早就与王思聪握手言和。在这场“不打不相识”的竞争中,反而还促成了彼此间的合作。潘婕所在的VPGame,王思聪旗下的普思投资就是股东之一。说起这次合作,潘婕依然心存感激。“如果他身边的朋友有需要,‘校长’也是力所能及地去帮助他们,这笔投资其实也是帮助我把公司的股份比例调整得更为合理。”

经历过起起伏伏,如今潘婕遇上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也会用画画、看电影、打游戏的方式去排解。这些年电竞行业、团队内部出现的问题,让她早早意识到自己培养职业选手的重要性。“我们还是要把青训做好,把自己的梯队建设好,培养出最好的选手,这样就不必花大价钱去买职业选手,这是核心竞争力。”

早年间LGD俱乐部的训练基地位于上海徐汇区的一栋复式别墅中,行政、媒介、赛事总监、商务运营、经理和赛事活动内容制作团队等40多人为上百位选手服务。

对于培养职业选手,潘婕自有一套科学机制和标准。目前,国内近90%的DOTA选手都在CDEC平台。LGD俱乐部青训梯队产出新人的培养方式,也是在遇到对手重金挖人的情况下,仍然保持俱乐部战队高水平的重要原因。平台会以排名的积分,在高水平的玩家中挑选成绩更好的新人。

“很多新人都是CDEC打出来的,比如像辅助位置的选手,不容易通过表面战绩判断其真实能力,通过CDEC的选拔算法,如果能够打到Top 1,我们想都不会想就要签下来。”

在与潘婕的交流中得知,俱乐部旗下的100多位职业选手,每天都有8小时的固定训练时间。这些选手们的集训和生活都在一起。在队伍自身的模拟比赛训练以外,还会有个人单独的训练。顶级的职业选手年收入已在千万之上。一位知名电竞主播认为,LGD青训模式的先进性在于即便最后这些队员没有加盟LGD,或者离开,他们也都能成为中国DOTA2电竞的中流砥柱。

做俱乐部、培养新人,加上职业选手不断高涨的年薪,开支不小。LGD绝大部分资金都投入其中。“保证高水平的选手和品牌价值最为重要。没有品牌影响力,其他的都是空谈。而没有自己的青训体系,就不可能有品牌。你看很多俱乐部都解散了,确实门槛要求还是很高的。”投入再大,对于做青训这件事,潘婕毫不犹疑。

“不要总想着被社会认可,要先去做”

“父母好开心把他们的孩子送过来打电竞。”带着传统认知,这样的答案让我们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电竞产业在蓬勃发展,获取市场发展与商业价值时,也背负了很多社会责任和舆论压力,这一点潘婕也很清楚。

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一般在16-25岁这个阶段,在LGD俱乐部里,最小的仅14岁。正应当接受学校教育的少年们,为何父母乐意让孩子“不务正业”地进入电竞?我们表示了怀疑。

“我们和这些选手的父母也有充分的沟通。这些选手在我们这里待遇各方面都很好,优秀的职业选手年薪都很高,梯级选手也能拿到5000元以及包吃包住的待遇,在成为正式的青训选手以后,还有增长的空间。而且我们很多职业选手,也是大学本科在读,既能拿到学历文凭,又能赚到钱,为何他们不来。”潘婕的反问,似乎要扭转笔者的偏见。

显然,这个理由仍然不能说服笔者。

在进一步的交谈中,她也在不断地举例,科普电竞,打消笔者的疑虑。她提到所有的孩子想要进入电竞,如果没有天赋,俱乐部是不可能留着他的。通过测试和选拔,三个月的时间就能判断出一个孩子是否适合电竞这行。对于一直不死心,想以电竞谋生的年轻人,三个月的试错时间成本,已经很短了。

“过了黄金年龄的电竞选手,做教练、做主播,或者电竞公司的商务、领队、运营等等都可以。我很少听到说哪个著名的退役电竞职业选手,如今混得不好。现在谁还仅靠大学里学的东西出来工作呀?还是要学习积累很多社会经验的,电竞这一行还是有特殊性。”

面对外界对电竞的误解和偏见,潘婕稍显激动,她并不认为一开始就要时刻想着被社会认可,关键还是要想着如何去做。“电竞这个行业如果不赚钱,没有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凭什么社会大众会认可你?所有的人都在投入,孩子投入青春、公司投入资金,没有一个健康正循环的模式,谁能认可你?先得做出来才行,光想着被认可没有用。”

↓上海戏剧学院试水电子竞技方向相关专业

延伸阅读:电竞教育的一个误区、两种打法与三个方向

偏见往往来源于不了解,电竞也在发展中尽力消除隔阂。在起初LGD俱乐部濒临解散边缘时,为了给战队拉到赞助,让更多人了解电竞,潘婕带着案子一家家公司去磕,不断地重复介绍自己团队的优秀和前景。也正是在她的努力下,淘宝最终给予LGD一年72万的赞助费用。

“认可不是等来的,是做出来的。将来如果电竞成为一个非常大的产业,身边很多人都能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的岗位,都在从事电竞相关的工作,为什么要说这是一个不健康的产业呢?现在只是看到孩子们沉迷游戏,就把这种不好的印象与电竞挂钩,太偏激了。对于我们这些长期扎根电竞的人来说,关键还是怎么样去做,行业好了大家都好。”

在潘婕看来,电竞行业的商业前景和社会认可,绝不是仅仅靠俱乐部赚钱,或者主播赚钱就能做起来的,还需要整个行业在规则下健康持续发展,政府才会给予更大的支持。只有整个行业做起来了,才能得到社会的进一步认可。

的确,经过这些年,潘婕在保持对电竞一如既往的热情之余,会去思考更多产业、商业的部分。这也是她认为团队能够融资成功,并且持续稳定发展的主要原因。

“我们本身就非常热爱电竞,这个初心一直没有变过。但在热爱的基础上,我们会站在行业的角度去做电竞,去摸索,去突破,去创造新的模式。”

LGD俱乐部A轮领投方五岳资本副总裁刘昱东就曾这样评价,“我们投资LGD,一方面是基于电竞未来有望成为年轻人群体里面的第一大赛事运动,另一方面是LGD具备丰厚的底蕴,这种底蕴很难被复制而具有较高壁垒。”

“电竞+X”的商业模式能否成功?

要站在行业的角度思考商业模式,对于每一个创业者而言,总会头疼。

俱乐部A轮融资的想法也是基于扩大自己品牌的想法。潘婕坦言自己培养出来的选手经常留不住,背后如果没有资金支持,就会选择把选手卖出去。资本的进入,可以帮助团队与顶尖选手的合约期签的更长,在有了可观的收入后,选手才愿意留下来,进一步巩固俱乐部的实力。

盈利困难,也是现阶段所有职业电竞俱乐部面临的问题。行业本身的不成熟与无序,选手的市场价格炒得奇高,这也加剧了成本支出。在俱乐部没有能力拉到厂商赞助的情况下,很难说把良性的商业模式做起来。

而另一方面则是电竞用户群体潜在消费力的巨大诱惑。根据秒针系统提供的电竞数据显示,相比于总体人口,电竞游戏用户(15岁-35岁)相对高端,学历和家庭月收入均较高,平均家庭月收入达到11668元,高于总体人群的9211元。除了游戏相关产品外,电竞游戏用户还关注运动旅行、美食、服饰装扮等生活相关产品,以及汽车、金融等高端产品,尤其是对运动旅行和高端产品的关注高于总体人群。

延伸阅读:互联网女皇发355页报告引疯转,体育人可以重点关注这100页

“现阶段很难盈利不代表不能盈利。”面对这种矛盾和机遇,潘婕仍在努力探索一条能够正循环的商业模式。青训是LGD俱乐部商业核心的话,如何把大批粉丝转化为影响力,挖掘商业价值,做更多与其他行业如旅游、地产等的结合,则是她不断思考和实践的方向。

曾经耗费很多精力,潘婕团队策划在一艘邮轮上举办了德州扑克的比赛。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有1800多位电竞粉丝买票前去。船长后来向她表示,这次行程的商业收益是之前的15倍。然而在赞助收益和转播权外,潘婕团队并没有得到额外的收入。

“我们确实付出了很多,要服务好1800多个人,邮轮上其实不需要纯电竞的比赛,狼人杀、德州扑克都行,关键这个活动还在国庆黄金周之后。”第一次和旅游的结合,潘婕没有想到能赚这么多钱,这也让她认识到电竞用户强大的群体和消费力。这次成功的尝试,使得她在未来的商业模式上有了更多思考与新的思路。

“电竞+X”,在潘婕的想法里绝对不是止于概念。她的信心都来源于大量关注电竞赛事的粉丝群体。目前他们正在做线下的电竞馆,用IP,用赛事吸引电竞的粉丝前来,周边引进符合年轻人群体的购物、美食、游戏、娱乐等场景,以带动线下综合体的人气,并通过招商、冠名赞助等盘活经济效益。

“对于外人来说,这个看起来可能是很重的一件事情。但我们只是投入IP和少量资金,属于轻模式。”她很清楚自己团队应该做的是哪些部分。但团队之前并没有做过这些事情,对存在的商业风险,她却反问我们:“没有做过怎么知道能不能成功?之前发不起工资都很多次了,我们也都挺过来了,做了再说吧。”

延伸阅读:LGD落户杭州!联手星际影城构建电竞主场,这会是行业未来吗?

在潘婕的认知中,电竞更加互联网化,如果要把粉丝变现,就需要跟很多传统行业去结合。但电竞人员自身存在技能短缺,还需要去提升品牌运营、商务、营销等业务水平,才能更快地实现目标。毕竟,基于电竞用户群体的数量优势和强大消费力,在潘婕看来这是有希望实现的。

作为电竞圈BOSS界罕有的女性代表,围绕她的流言蜚语从来没有停息。“我认为这就是早期留下的封建思想毒瘤,无中生有。”潘婕突然说出的这番话,让我不禁笑场。正如她所言,即便公司融资成功后,也有很多人质疑她是否靠着非常手段。

“反正也习惯了,当初我做俱乐部的原因也是因为老板消失了。一个战绩累累的团队谁能接受得了就这么解散。这么多年过来一直被人骂,还在自己掏钱做。如果不是喜欢电竞的话,没有人能坚持下来吧。”在商业场上滥用至令人反感的“情怀”,似乎成了潘婕面对这些毁谤最原始的抵抗。

而这份情怀也让她对中国的电竞产业未来充满信心。“中国的电竞发展还是要比其他国家快,商业方面的思考也要强的多,我们只是职业化有差距而已。”

从最早建立战队为了打败外国人,到拿冠军,做俱乐部,潘婕现今时常会问自己是不是自己的电竞梦想就只有这些了。即便现在其他的俱乐部参考她们的模式去做,她也觉得没什么,只有整个电竞产业发展起来了,才有她自己和团队未来更多的可能。

每天上班兼职赚钱为了养活战队,每个月都在焦虑地计划发工资,总是四处找人借钱,最落魄的这些日子一去不复返。在最后,潘婕只用了“坚持”两个字,就概括了她收获成功并且充满争议的电竞前半生。

官网、微信、微博:体育产业生态圈,聚合体育产业优质内容与人群的平台,欢迎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