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主席上任5个月成果很多,联赛商务开发能否也有一份满分答卷?

 

一晃,姚明上任篮协主席已经5个月了。

姚主席很忙,效率也不错,这5个月里,他把手头相对“好干”的事,基本都干了个八九不离十,原本长长的任务清单上,最显眼的地方只剩下最后一块难啃的骨头——CBA联赛新周期商务开发。

其实,那些已经完成的,可以说是“好干”的事,也没一件真的好干。只是相对来说,这些项目在篮协主席的职权范围内基本可以掌控。比如在东京奥运会备战周期中,中国男篮建立起一套新的征召、集训与参赛方式;在同盈方的合同结束后,组建CBA公司并接手CBA商务开发权;以及竞赛方面的联赛制度改革及未来规划等等。

那些不太好干的事,就不仅仅是姚明,或者说中国篮协内部就能做主完成的了。

其实,在今年2月23日当选篮协主席之后,姚明近期最重要的工作包括两个具体的量化指标:一是东京奥运会的门票,二是未来几年,联赛商务开发可以为CBA带来多少收入。

这两个任务的衡量标准都非常直接——一个是名次一个是钱,纯粹的硬指标。

相比之下,东京奥运会的任务到没那么难完成,因为按照最新的奥运选拔规则,中国男篮只需要在2019年家门口举办的男篮世界杯上取得亚洲球队的最好名次(纯正意义上的亚洲球队,不包含已被划入亚篮联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就能直接拿到奥运入场券。以目前中国男篮的实力和人才储备,完成这一目标并非难事。

可CBA联赛的商务开发,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        

距离新赛季CBA开始还有3个月,目前,联赛战略合作伙伴(服装赞助商)与视频版权这两块最重要的商务权利,依然没有公布买家。随着开赛期的日益临近,握有商务开发权的CBA公司恐怕会在谈判的过程中越发被动,时间拖得越久,就越难卖一个好价钱。对于寄望于在新一周期内收入有明显增加的CBA俱乐部来说,这恐怕不是一个好消息。

2016年9月22日,CBA公司成立筹备会议暨CBA公司首次股东大会在济南举行,姚明经选举后以投资人代表的身份当选CBA公司副董事长。10月下旬,CBA公司完成了工商注册手续,公司的正式名称确定为中篮联(北京)体育有限公司。2017年7月20日,姚明当选CBA公司董事长,这次他在董事会中代表篮协。

成立CBA公司并回收商务开发权,最重要目的就是更好地开发CBA的商业价值,并让俱乐部分享到更多利益。作为这一切的掌舵者,姚明身上肩负着巨大的压力——如果新的商务周期不能比过去做得更好,赚得更多,改革就没了意义,也很难向俱乐部投资人交代。

为了更好地完成这一工作,CBA公司找来了前盈方中国副总经理蒋健担任CBA公司商务总经理,其现有团队也基本是此前在盈方的原班人马。

▲ CBA公司赛事总经理张雄(左)与商务

在上一个商务周期内,负责联赛商务开发的盈方中国跟李宁公司签下了5年20亿的天价大单。这个数字在当时给联赛带来极大振奋,同时也给后来者巨大压力。年均4亿的合同不要说在2012年,就是现在也不是体育赞助市场上能轻易出现的价格。据懒熊体育得到的消息,CBA公司早先对联赛装备赞助数额的一个基本标准就是不要低于上一周期,但是从目前的进展来看,想完成这一任务难度不小。

此前,有接近国内体育品牌的内部人士向懒熊体育透露,CBA方面曾提出由李宁和安踏共同赞助新赛季CBA的方案,两家赞助商各拥有20支球队中的10支,价格为每家2.2亿人民币每年,总价可较上一周期增长10%。不过,当时李宁和安踏都没有对这一方案表现出足够的兴趣。

赞助权益想卖出高价,最重要的是要有不同品牌间的竞争,当年李宁肯出4亿一年的天价签约CBA,就是为了打败一同参与竞标的安踏、耐克以及阿迪达斯。不过,眼下并没有哪家体育品牌对于新一周期的CBA赞助权益表现出志在必得的渴望。

据懒熊体育了解,李宁方面并不排斥同CBA继续达成装备赞助合作,但要在具体的赞助权益、年限及最重要的价格方面保证自己的利益。事实上,作为上一期联赛战略合作伙伴,在距离联赛开始时间越来越短的情况下,李宁最有条件续约联赛装备赞助权益。

不同于其他赞助类别,装备赞助商需要给整个联赛的所有参赛球员一一量身打造服装、球鞋等比赛装备,需要较长的制作周期。如果更换新的装备赞助商,基本意味着所有球员都要重新测量尺码,20支球队都要设计新版队服,之后还要进行生产、分发等环节,在目前联赛开赛仅剩3个月的情况下,难度极大。

因此,相比于CBA公司,李宁公司在这件事上更占主动,并且时间拖得越久,对方越难有回旋余地。

在装备赞助之外,版权售卖是另一项重要商务权益。

2016-2017赛季,CBA联赛网络视频和OTT版权售卖给了多家不同层级的赞助商,暴风体育、搜狐体育和PPTV三家为合作伙伴级别,拥有权益较高,价格则在2000万到4000万人民币之间;腾讯体育、乐视体育获得了OTT版权;另外拥有网络版权的还有阿里体育(优酷)和YY直播。所有版权方合计投入约在一亿人民币上下。

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大部分版权上赛季是以赞助商权益的方式售卖的,像暴风体育、搜狐体育和PPTV都拥有大量其他赞助商权益,其所付出的费用并不只是用来获得版权。

随着国内版权市场价格整体水涨船高,新一周期内,CBA的版权售价能够有大幅提升,但同时也带来了个一个新问题,在版权价格提高之后,能够出得起钱的买家也在减少。

目前,CBA方面已经同若干目标客户进了接触,有多位上赛季版权购买方的内部人士对懒熊体育表示,自己所在的单位同CBA公司在价格方面的认知差距较大。在这一情况下,包括搜狐体育、暴风体育在内的多家公司都对新赛季继续延续同CBA的版权合作不敢持乐观态度。另有知情人士透露,CBA公司对于新赛季版权售卖的期待在总价5亿人民币左右。

从目前市场来看,能够承担亿元以上版权价格的播出平台并不多,只有腾讯体育、苏宁体育(PPTV)和阿里体育(优酷)等几家,不过,拥有支付能力并不意味着真的愿意花这样的价钱购买版权。

除了装备和版权,CBA联赛过去还有二十几家不同品类、不同层级的赞助商,目前也还没有新合同签约的消息放出。不过相比之下,这部分赞助商多数与CBA合作时间较长,赞助意愿也比较高,只要价格上不出现大的问题,续约并不是难事。唯一的问题就是,因为赞助商数量较多,想在赛季前完成全部签约时间比较紧张。

商业价值代表着市场对CBA联赛的认可程度,对于姚明来说,这也是对他中国篮球改革以及联赛市场化运作的重要考核指标。

10月末新赛季CBA开赛前,留给姚主席和他的团队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