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教父蔡骏尝鲜对话小说,为何我看好Hooked这类App的未来?

文/王新喜

去年12月,一款名为Hooked的应用异军突起,登上了iOS的App Store 排行榜冠军王座,超过了snapchat、facebook等超级App。此后,Hooked在其他欧美国家的应用市场,也多次位列第一。

对话小说中美风靡 蔡骏成第一个吃螃蟹的名人

或许许多人对于Hooked不太了解。事实上,Hooked是一个主打“对话小说”的阅读类App,在过去半年里,它吸引了超过2000万青少年用户阅读了超过100亿条小说短信。它的火爆与轰动效应来自于其颠覆式的小说阅读方式。当用户一打开Hooked,就会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类似iMessage的聊天式界面与故事对话中,用户阅读无需翻页,而是通过点击屏幕,获取下一句话。

而中国版Hooked已经出现。不久前,一款名为“迷说”的App也是以这种聊天式界面与对话小说的另类画风,迅速风靡小说读者群体,并带动了诸多明星作家的入驻。据悉,迷说是新三板上市公司“炼爱网络”旗下的一款移动阅读App。而被称为“中国悬疑小说第一人”、“悬疑教父”的著名作家蔡骏率先携最新力作《末日之吻》登陆“迷说”App,这是蔡骏为“迷说”平台独家创作的科幻悬疑作品,同时也是蔡骏首度挑战对话小说的创作形式,即通篇都是通过人物对话来推进和呈现故事情节。

对话小说为何会快速爆红让读者欲罢不能?

Hooked带动的对话小说之所以正在迅速成为一种流行创作风潮,源于这种小说呈现出来了一种创新的阅读新模式。具体来说,其一,它与传统小说的内容呈现形式不同,特点是让小说以短信息逐条呈现,充满悬念,而读者永远想不到下一秒点出怎样的剧情反转,边点边读的模式让用户根本停不下来,“五分钟吊起胃口,读到欲罢不能”。

其二,对话小说形式的本质是在为传统小说叙事模式做“减法”,删去繁杂的场景、心理、多余的细节文本描写,而通过紧凑、简短的对话推进故事,将用户带入阅读情境之中,它让阅读成为一种主动与连贯的情绪,不能自拔。

其三,点击触控本身是一种智能手机用户的习惯性动作,这种对话小说与轻触屏幕获取下条信息的阅读方式,契合人们碎片化阅读习惯与需求。可以说,对话小说+触控点击阅读+聊天式呈现形式本质是让阅读变成一种交互游戏的模式,这是让青少年对多媒体和手机阅读上瘾的一种创新模式。

总的来说,这契合了用户当下对于碎片化时间愉悦而又快速阅读消遣的需求。正因为如此,Hooked的创始人兼CEO Prerna Gupta表示千禧一代没有放弃阅读,小说也需要随时代进步,她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

网文写作模式需要作出改变了

中国人不爱读书似乎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其实中国人不爱读的是纸质书,80%的年轻人都是用的电子设备读书。即便在美国,青少年小说也大多以电子书的形式阅读,并且越来越多的是在手机上阅读。因此,在今天,几乎绝大多数年轻人在碎片化时间的阅读习惯都是拿起手机,而不是捧起书本。

尤其是95后、00后的这一代人,他们对于繁琐、冗长的文字正在失去耐性,而手机屏幕的局限让用户习惯追求更为简洁、快节奏的文本消遣,对话小说让人上瘾的倾向也恰恰说明了这点。但是,作家们写书的方式几个世纪以来却没有改变。对于网文作者来说,显然是时候需要应对读者新阅读习惯的养成而做出改变了。

而“悬疑教父”蔡骏携《末日之吻》入驻迷说,显然也是因为看到了这种文本形式隐隐呈现出的,未来小说的新趋势与风向。蔡骏作为国内首位尝鲜“对话小说”文体的明星作家,这对于国内文学创作行业的意义重大。一方面,明星作家有着领头羊的效应,它对于引导其他作者尝试这种新文本的创作模式有着标杆性的引导力量;另一方面,对于网络文学以及移动阅读小说类App来说,也到了该转型的时候了。

移动小说阅读平台模式变革:以“PGC带动UGC”模式

传统网络文学的创作具备相对较高的门槛,一般来说,网络文学或者移动阅读平台普遍是以PGC模式来运作,即专业作者群体生产内容。当然,Hooked也会邀请拥有稳定内容创造力的PGC作者入驻平台,他们之中有编剧,也有小说作者与专栏作家,有些则是源自UGC作者的转化,而蔡骏入驻“迷说”,也意味着国内同类型平台在陆续引入更多明星作家PGC内容资源。

但Hooked这种模式之所以能够持续,在于这种对话小说在引导移动阅读由PGC模式向UGC模式的转变,虽然文字内容创作的成本与门槛,相比音频与视频要低,但这种短信架构的“聊天阅读”小说的内容创作门槛则要低于传统网络文学,但趣味性甚至不输音频与视频。因为,它本身是一种内容交互的游戏体验。

其次是,这类型小说创作门槛低,平台与内容创作者分离,创作者可以遍布各领域,人人都可以用对话的形式完成一个简短有趣的故事创作,这种写作甚至可以成为一种乐趣。因此,吸纳海量的内容创作者进驻,打造一个内容开放平台的模式上,Hooked、迷说都是从PGC(专业生产内容)向UGC(用户生产内容)平台进行转型。

因为,如果说这类平台的核心力在于内容与社群氛围,那么需要能够聚集起大量的PGC创作者生产出优质的内容来吸引用户。

内容库的规模决定护城河的高度:内容社交与粉丝变现的逻辑

毕竟,要抢占用户碎片化时长,就得有各种趣味性的内容出现,所以说,通过优质内容树立起平台调性之后,再放开用户原创内容入口——由于对话小说的创作门槛远低于普通的文学创作,当这样的阅读平台积攒其足够的用户基数,则未来才有可能搭建起由用户自发创作主导的内容生态系统。因为对于内容型产品来说,内容库的规模永远是核心竞争力之一,它决定着平台护城河的高度。

而要吸纳到海量内容创作者,显然也与Hooked的盈利模式之一相关——它基本上也是遵循国内诸多付费阅读内容变现的套路,即当你读完一定长度以后,还想继续看下去的话,要么等 30 分钟,要么就付费。当然,如果是一个你真正想读完的故事,立刻付费就显得顺理成章,显然这种“聊天式阅读”平台的核心模式类似手游的变现,它会建立一个付费预期,通过游戏的展开与深入,用户付费会水到渠成,付费是测试阅读上瘾的试金石。

随着会员收费制与版权增值服务等盈利模式的展开,这就能激发大量作者对于对话小说的创作热情。从本质来看,它是用更低的门槛把一个个文字创作者都变成文字主播,通过一种强互动的交互模型来实现内容社交与粉丝变现,并且能够藉此强化其社交化和游戏化属性,并且打造一个内容社交的良性循环。

政策监管介入网文野蛮生长阶段结束:对话小说或成新赛道

不久前,国家出台《网文评估办法》和《视听通则》,即未来的网文出版,必须先通过《网文评估办法》的打分标准,低于60分的作品,将会被“一票否决”。根据《视听通则》,恐怖灵异类、疼痛青春、耽美题材的IP开发价值被冻结,底层“爽文”包括都市文和乡村黄、夜场文、红尘文、兵王文等遭遇重创。根据《网文评估办法》,涉黄、扭曲历史、涉政、涉黑和调侃佛教人物的底层爽文被清扫一空。

政策监管的介入,网络文学诸多题材受限与IP被冻结,也宣告网文野蛮生长阶段的结束。有人说,电视剧规定播出不能露胸之后,观众也会去关注颜值和剧情。以此逻辑类推,当网文创作只能限定在有限的赛道上时,迷说这类注重内容剧情的对话小说文风无疑是网络文学行业的一股清流并可能成为未来风向。

一方面,国外Hooked的火爆足以证明这种文体模式是符合当下年轻人口味的。另一方面,当部分赛道被清洗,那么大量作者就会转移到新的赛道上来,对话小说文风与模式将有可能快速圈占海量用户并集聚大量创作作者,为新的流派诞生提供了全新的思路。尤其是有着“中国悬疑小说第一人”、“悬疑教父”之称呼的蔡骏加盟,可能会起到行业领头羊的效应。

总之,对话小说的模式值得期待,笔者也颇为看好。不过它们的竞争对手都是所有能把青少年的目光吸在手机上的东西:在国外,Hooked的竞争对手是SnapChat,Instagram,Facebook。在国内,则是移动阅读软件、新闻资讯软件、直播短视频平台、社交平台、短视频与手机游戏,总之,需要争夺青少年的注意力。

从目前国内外对话小说的表现来看,它们在争夺青少年的注意力上的能力不可小觑。甚至也遭遇了质疑,认为“零散式”、“碎片化”的阅读模式会破坏人们的阅读习惯,但这种怀疑的狭隘之处在于,艺术需要随着科技进步需要扩展新的形式,但它的本质与内核是不变的。毕竟,人们与其将碎片化时间打发给游戏、直播、短视频等,倒不如用小说阅读来打发,毕竟,对阅读上瘾总比对游戏上瘾要好得多。

作者:王新喜 TMT资深评论人 本文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我的微信公众号:热点微评(redianweip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