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香港风雨半世纪看透的,居然是这只《金鸡》

本文发于香港电影公众号

文:房事勤


正值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在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我们秉持又爱国又爱港又跳舞又跑马的精神,为大家回忆香港这半个世纪。




而这一切,都被一只鸡看在眼里!


还是一只金鸡……


为什么选一只鸡来见证时代呢?因为回忆太难,难在每个角度都是对的,无从下手之余只好回到狮子山下的港人精神:努力!奋斗!都说「揾食艰难」,纵使一心谋生,难免成为时代棋子,试问还有谁比一只鸡更懂这个道理?


《金鸡》系列,也是堪称吴君如继《洪兴十三妹》之后彰显个人大大咧咧神经质魅力的一个IP,甚至成功到十几年后还要拍一部《金鸭》来跟跟风。


《金鸡》三部曲从七、八十年代的香港,一直回忆到2014,虽然走马观花,但好就好在走马观花,并不强迫你去琢磨历史的滋味,怕观众承受不起。


「那些年,独自看的鸡片」



拍鸡的港片早有珠玉在前,李翰祥企图拍成中国娼妓史却失败的《北地胭脂》,《金鸡》跟它的共同点是笑料气息,而不是历史,即使《金鸡SSS》开场处有一段戏谑香港娼妓史的伪科普。




这只《金鸡》非常有职业操守,她要做的只是让你这个买票进场的老板开心两个小时。 

「至紧要人人有鸡叫」


托新中国的洪福,大量海上资金流入香港,香港60年代GDP十年间翻倍至800多美元,70年代廉政公署成立,香港开放外汇和黄金市场。


阿金满十八岁就去夜总会当舞小姐了,后来经济不景气就去做按摩女郎,最后金融风暴,还投资李泽楷的概念股扑了个大街,只好搞起了一楼一凤。故事,就是由一个个历史片段和一个个嫖客的故事串起来的。


《金鸡》这个系列之所以受欢迎,港片的「明星串串香」卖埠传统当然是直接的票房号召。


阿金在做鱼蛋妹的时候认识了表哥冯仁坤(张学友),在香港歌厅的黄金时代遇见了华侨Simon(黄日华),在大圈仔横行香港的年代遇见了叶子强(胡军),在97前夕遇见了哥顿哥(张家辉),零几年经济萧条,又遇上了烧炭自杀的落魄小老板黄秋生,当然还有在前线抗非典的周医生(黎明),除了郭富城四大天王都集齐了。


一楼一凤消费者小钢炮(陈奕迅)

来按摩房放松一下的刘德华

华侨黄日华

坑她半辈子的表哥(张学友)


「对不起,我系鸡,亦系街坊」


这些故事里有笑有泪,可以打包成一部个人史,也可以打包成一部香港半世纪历史,第一部的主题曲是陈百强的《一生何求》,第二部的主题曲是翁倩玉的《信》,第三部是罗文《前程锦绣》,试问哪一首不可以拿来召唤香港怀旧精神?


而真正有趣之处在于:观众动情了!


但看下去会发现,跟怀旧关系不大,虽然通篇都是回忆味。



一开始以为是怀旧作祟,后来发现是人性本善。 这二十年来,怀旧不知不觉沦为一种浅薄消费,包括那些动不动塞入「自强不息」精神的电影。


一个人偶尔高喊自强不息可以,天天喊就有点像自嗨不息了。


但奇怪的是,《金鸡》的怀旧并不让人讨厌,哪怕是《金鸡SSS》已经从「鸡的日子」跑题跑到「怀念昨日香港重拾香港精神」,观众都能看出滋味,哪怕一部比一部差,哪怕第三部的导演已经从赵良骏变成了邹凯光。


因为这只金鸡没有卖惨(哪有现实惨),而且乐观的心态让她实在不像一只鸡,她更像是一个拥有多重身份的人间观察者(亲历者)。


阿金一个角色顶七八个角色,你几乎不会拿她当皮肉贸易者,在她做舞小姐的时候,她是在头牌后面耍醉拳哄大家开心的那个;在跟胡军认识的时候,她像个恋爱中的少女一样纯情;在那个未曾谋面的儿子面前,她只是一个单纯的母亲。


在非典的时候,她给抗非典的医生按摩放松,又充满母爱;在跟着众姐妹一起高唱国歌,为首都学生痛哭的时候,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市民。


说到底,她心底唯一不变的是善意。




「给次机会,我想做好鸡」


算起来,阿金没遇过什么真正的坏人。


还记得她靠着自己努力买了一个大房子的时候,开心得在床上蹦来蹦去,真是观众都替她乐。之后时代一变再变,她就跟不上了,所剩只有运气,所得全靠善意。 


这样才显得角色可爱,只有这么可爱的人说的事我们才会信,才会信她可以挨过所有时代的难。


只有回到人物,才可以在无厘头和正经煽情之间灵活切换,但绝对不会为了搞笑而搞笑,这是香港最拿手的「冻鸳鸯」叙述:正剧戏说,笑料穿插,突然闪回真情。上一秒是无厘头故事,下一秒就突然正经深情,而让这情绪的转折毫无违和感的,是阿金大大咧咧——却又细腻的那颗心啊。


这个手法效果非常显著,阿金正在和企图打劫她的劫匪(曾志伟)聊天,当阿金刚讲完一个肥宅嫖客(陈奕迅)的搞笑故事,曾志伟却一点都笑不出来,还觉得她很可怜。

「老而不退谓之鸨」


看来香港的管理者也很懂得马克思辩证法嘛,阿金就更懂了。套段小楼的话说,不辩证,在这凡人堆里可怎么活哟。


终于活到2014年,熬成妈妈桑,问题转变为同行(薛凯琪)之间的竞争,变为古惑仔老炮(张家辉)的出狱,她要解决的只是她自己的回忆问题,不再目睹社会变迁,连生意模式也成了无趣的手机端沟通(片中说有两万人从业,我觉得低了)。


于是,影片失去了前两部那种再搞笑也不会脱轨的现实感,成了彻头彻尾的搞笑。



《金鸡SSS》里唯一延续了这份金鸡精神的反而不是阿金,而是阿金手下的吴璐(王菀之),嫖客恒久远,一鸡永流传。


王菀之的表演非常夸张甚至有点尴尬,她扮演的是一个扮成「北姑」的港女,刻意说蹩脚的粤语,也是一部分港女在2000年前后的谋生策略。当她遇到「鸭王」麦基(郑中基),两个人在一首《人若然忘掉了爱》里卸下伪装,深情一吻,是动情片段,也是「金鸡」的朴实不再。


金鸡也许会遇到真爱,但爱本身就是错觉,正如王菀之那句「我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就是不能没了自己」,听上去像是硬塞给观众的金句。这可跟《金鸡1、2》不是一回事。第一、二部那是说书人话音未落,众人皆已涕泗横流的自然而然。


而《金鸡SSS》已经开始进入拼凑阶段,有些段落单拎出来很好看,例如阿金带领手下去日本学习那一段,放在剧中却显得加塞,主题技穷的模样。哪怕陈冠希、古天乐、黄伟文、杜德伟、张敬轩、黄百鸣、薛凯琪都上阵,也不像第一、二部那样和谐,更像是充场面摆阵势,救不了场。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2014年的本地鸡真正的问题已经不是「行业竞争」,而是产业早已向珠三角地区转移。如果王菀之那么拼命赚钱,为什么不来东莞、珠海、广州一带的水疗会所和高档会所呢?看来电影对真实情况还是有点回避。 


王菀之身上传承了吴君如的搏命精神,《金鸡SSS》延续了感人的策略,依旧奏效,但《金鸡SSS》里,苏永康和黄伟文一起合唱罗文那首《前程锦绣》,励志得有点腻歪。


其实,真正煽情的还是王菀之和郑中基的一吻,张家辉在岸边的死撑不认输,真正动人的始终是故事和表演,这远胜于某种硬植入的情怀。


《胭脂扣》里那个年代,那时中环是洋妓聚集区,上环则是各路华商和购物中心,西营盘塘西则由许多陀地。不过那时候真正吃香的是上海来的,毕竟见过世面,高档很多,洋文好得很。据说《胭脂扣》里的如花就以一代传奇塘西名妓『花影恨』女士为原型。 

有道是,港陆一家亲,鸡鸡两相印。



祝香港好,大家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