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汽车数据有利于用户体验,但个人隐私在哪里?

整理 | 邱陆陆

资讯

通用集团自动驾驶公司 Cruise Automation 将汽车安全专家 Miller 和 Valasek 纳入麾下

两年前,克莱斯勒公司不得不召回了 140 万辆汽车,因为 Charlie Miller 和 Chris Valasek 联手黑进了一辆 Jeep 的操作系统。29 日凌晨,Charlie Miller 在 Twitter 上更新了他的最新动态——即日离开中国共享出行公司滴滴,而这距离他加盟滴滴才 4 个月。同日,Chris Valasek 发推特称二人加入通用旗下自动驾驶公司 Cruise Automation,领导自动驾驶安全组,并加上了「重新联手」标签。

2015 年 8 月,两位安全专家共同加盟了 Uber 的高级技术中心,负责其自动驾驶汽车的研发。今年 3 月,Charlie Miller 离开 Uber 加入滴滴在美国加州成立的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安全开发团队,汇报给滴滴出行负责信息安全的副总裁、网络安全公司 Palo Alto Networks 联合创始人弓峰敏。

16 个月前,自动驾驶硝烟方兴,通用汽车收购自动驾驶公司 Cruise Automation 的行为让汽车行业和科技行业都深表震惊。而后,两家公司联手启动了雪佛兰 Bolt 自动驾驶汽车的旧金山路测。两家公司一直在努力磨合文化与商业目标的差异,上周,Cruise Automation 的 CEO Kyle Vogt 在一项活动中表示,「我们花了近一年时间学会如何协同工作。我们一开始看起来像一群年轻气盛的混蛋,走进通用对工程师的工作指手画脚。而后我们发现这些具有数十年行业经验的人在组建工厂等方面非常有一套。我们终于能够在自动驾驶这一话题上实现了互相理解——想要实现我们梦想的、能够替代人类驾驶员的完美程度的自动驾驶系统还需要漫长的迭代周期。」

百度二季度收入利润均获超预期提升,李彦宏称将继续拓展 AI 驱动型业务

近日,百度披露了第二季度财务报告,其中营业收入 208.74 亿人民币,同比增长 14.3%,利润 44.15 亿人民币,同比增长 82.9%。其中,网络营销收入 178.83 亿元,近四个季度以来首次实现同比增长,涨幅 5.6%,此外,非搜索业务(包含金融、云计算等)收入 29.91 亿元,同比增加 125.74%。

百度 CEO 李彦宏表示:「在第二季度,百度宣布了新的使命——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为了实现这一使命,我们将坚持『夯实移动基础,决胜 AI 时代』这两个核心战略,以人工智能为基础驱动力来不断完善现有核心业务,尤其是手机百度、搜索、资讯流等核心产品。同时为了发掘长期市场机遇,百度将继续通过开放平台与生态系统拓展新兴的 AI 驱动型业务。」

Facebook 关停旗下纯文本对话引擎引媒体过度解读

27 日,Facebook 发布了新版 NLP 技术开发者平台 Messenger Platform 2.1,同时,旗下致力于为开发者提供自然语言技术支持的 wit.ai 宣布,其致力于纯语言多轮对话的引擎 Bot Engine 将逐步退出。此行为遭到了国际上多家科技媒体的过度解读:「Facebook 关停了自己的 AI,因为它发明出了自己的语言」、「Facebook 的研究者发现他们失去了对 AI 的控制所以选择了拔电源」,这样耸人听闻的标题配以《黑客帝国》中的大反派史密斯特工扭曲的脸,占据了一众科技媒体的头条。

然而实际上,wit.ai 在博客中十分明确地解释了,退出 Bot Engine 是因为团队发现,不利用任何 GUI(图形用户界面)的纯文本多轮对话机器人并不能提供很好的用户体验,聊天机器人生态系统的进步让纯文本的对话机器人技术变得过时。通过对应用 Bot Engine 技术的众多用例进行观察,团队发现最常见的应用场景是一轮对话而非多轮对话。在这种类似 FAQ 的应用里,多轮对话解决方案(/converse 接口)比一轮对话解决方案(/message 接口)效率低很多。数据表明,在超过 10 万名开发者贡献的超过 2 万个用例中,对 /message 的调用占到了超过 90%,因此,团队决定以逐步退出 Bot Engine 的形式引导开发者使用更高效的 API。

总结起来,多轮对话机器人引擎的退出并不是因为人工智能发展「过快」以致「失控」,正相反,是因为它的能力不足,无法在对话中实现对语境的理解,从而无法提供优质的用户体验。如 NYU 教授 Julian Togelius 日前引起巨大反响的《致人工智能媒体的信》中所言,「请让我们在写稿时努力做到诚实、有批判性与准确。」

应用

可穿戴设备结合 AI 降低中暑风险

日本公司富士通开发了一个结合了智能腕表传感器和人工智能的系统,能够通过对传感器数据的分析,对建筑工人等重体力劳动者的潜在的中暑情况发出预警。

系统通过智能腕表传感器监测工人的心率、步数、工作量以及其工作环境的温度与湿度,然后把各种不同类型的传感器数据交由人工智能算法进行整合与分析,当中暑的风险增加时,工人的腕表会发出震动提示,同时,相应的提醒也会被发送到主管的智能手机上,提醒其建议员工休息或补充水分。

据悉,在 6 月底,富士通在公司的川崎工厂保安人员身上对这一系统进行了测试,并计划在全日本约 20 个建筑工地推广这一产品。

「在日本,每年因中暑而伤亡的工人都有 400 – 500 人,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处于中暑的风险中,这个系统的推广能够更好地保护在极端环境下作业的工人免受中暑之伤。」公司在自己的博客中如是写道。

水下无人机让更多「公民科学家」加入探索海洋、拯救海洋的行列

在探索与保护世界水域课题下,ROV(远程操作工具)做出了许多具有创新性的尝试。水下无人机是美国「国家地理新兴探险家」成员 David Lang 的 OpenROV 项目最新进展,该项目旨在通过 ROV(远程操作工具)向更多人展示海洋的面貌。无人机完成的工作包括:

通过拍摄海洋生物的照片,追踪物种位置的变化,帮助揭示海洋温度、酸度变化等带来的影响(洛杉矶 Palos Verdes 半岛)。用水下无人机帮助渔业社区了解石斑鱼和鲷鱼的产卵地点以防止过度捕捞、保护鱼类资源(墨西哥加勒比地区)。将温度记录器放入活的贻贝中,并用水下无人机搜集相关数据,以观察气候变暖的影响(阿卡迪亚国家公园)。绘制地中海区域深海地形,通过对保有 75 万处沉船遗骸的地区的探索,研究港口城市历史(瑞士)。

2018年,该组织将联合合作伙伴网站 OpenExplorer,再次向公民科学家分发 1000 台最新的水下无人机。

观点

Gary Marcus:AI 发展陷于泥淖,应建立专门国际机构以推动其发展

AI 领域明星学者、被 Uber 收购的 Geometric Intelligence 的创始人 Gary Marcus 于29 日在《纽约时报》发表评论文章,称 AI 的发展正受困于其「自下而上」的范式,而为了突破瓶颈,应成立专门国际研究机构,来弥补现有的学界小型实验室和私有大型实验室的不足。

Gary Marcus 指出,横扫游戏领域(象棋、围棋、扑克)的 AI 在现实世界中仍然举步维艰,人工神经网络虽然能在大量数据中找出复杂的统计相关性,却会因为无法理解场景中正在发生的事情,也无法理解简单指令,进而出现把黄黑条纹图识别成校车这种重大错误。如果人工智能想获得如人类一样灵活而鲁棒的认知,就需要在加强被动数据挖掘能力的同时提升主动发现能力,即,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知识放在同等地位上,形成新的研究范式。

然而他根据自身的 AI 科研经历,认为现有的两类人工智能研究机构,即,学校中的小型实验室和由科技巨头提供资金的私有大型实验室,都无法在这种研究范式之下取得成功。学术实验室太小,而重大人工智能问题中的每一个子问题都可以成为一个实验室几十年的研究方向。大公司的研究部门虽然有解决大型问题的资源,然而受制于财务报告,他们倾向于研究一些非常狭窄的领域:优化广告植入效果、自动屏蔽视频攻击性内容…… 即使是谷歌翻译,也只是找到了一种近似于翻译的统计技巧,而不知道什么是翻译。

他以高能物理研究为例对比了两个领域的区别。 CERN(欧洲核子研究组织)这个从多渠道募集资金、并将结果与世界分享的大型国际合作组织,有成千上万的科学家和数十亿美元的资金。相比之下,人工智能领域最大的「开放」组织、由 Elon Musk 支持 OpenAI 仅有 50 名科学家。他呼吁成立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国际研究机构,以更好地发展这股有能力让世界变得更好的力量,并让这股力量成为一种公共资源而不是由少数人掌握的财产。

搜集汽车数据有利于用户体验,但个人隐私在哪里?

如今,车内的传感器能够记录司机眼球活动规律、判断司机的手是否握在方向盘上,智能手机也能记录你在行车期间的活动(例如有没有在驾驶时发短信)。美国法律严格限制了汽车中记录事故数据的「黑匣子」数据的使用场景,然而对于汽车内其他众多可以收集数据的设备,却鲜有涉及。

根据调查,汽车相关数据的主要收集者和所有者并不是谷歌、Spotify 或者是其他应用开发者,而是汽车制造商。这些数据收集活动也引发了较大争议,通用汽车在 2011 年对其 OnStar 通信系统条款作出修改,允许 OnStar 与其他公司和组织共享车辆信息,而无需额外征询用户的同意,这一修改导致了无数的用户投诉。

提交数据对用户有什么好处?提供位置信息后,你可以通过实时交通服务节省路上的时间,应用 Inrix 和 Waze 的商业模式就是这样。提供车况信息,就有众多车辆分析软件帮你进行车况检测,这些互联网汽车服务的提供商有 Autobrain、Automatic、Zubie 和 Verizon 等。提供刹车、加速、速度信息可以让保险公司降低你的费率,亚利桑那州的 Farmer Insurance 公司为使用其应用追踪驾驶行为的司机提供 3% 的折扣,同时,公司称,如果司机根据应用给出的建议改变自己的行为,可以最多节省 13% 的保险费用。然而,我们无法确定信息是否会被滥用,例如,约会网站可以从导航公司购买信息来进行特定习惯群体的识别。

也有城市规划部门购买这样的数据,一家初创公司,StreetLight Data,就专门收集此类数据并卖给相关机构。「我们可以知道谁在路上,他们住在哪里,他们出行有多频繁,以及他们是否在度假。」创始人 Laura Schewel 如是说,「如果你拥有一部智能手机,还期待能够保有隐私。那么你一定是在自己欺骗自己。」

图说

大公司的「剁手」记录:AI 初创公司抢购战


近年来,以谷歌、Facebook、苹果、英特尔为首的科技巨头纷纷「剁手」,收购 AI 相关初创公司进行布局。在过去的五年中,涉及人工智能的收购超过 200 笔,仅在今年第一季度完成的 M&A 就超过 30 笔。其中,谷歌是最积极的买家,自 12 年以来共收购了 11 家人工智能相关企业。在 2016 年开始发力的苹果以 7 笔交易的成绩排在第二。而新晋剁手大军成员包括汽车厂商福特,它在 17 年第一季度与 Sophos 和亚马逊一起完成了对 Argo AI 的十亿美元投资。

本文由机器之能(微信公众号:almosthuman2017)原创出品,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查看要求,机器之能对于违规侵权者保有法律追诉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